中美空军湘西会战轰炸:日军遗骸1.6万具(图)

2015-07-06 15:41:00 中国国防报 分享
参与

湖南芷江日本受降纪念坊。周 仁摄

中美空军混合联队第五大队作战地图。周 仁摄

  “八年烽火起卢沟,一纸降书落芷江”。湖南省芷江县,作为中国人民抗战胜利的重要历史见证地,以“胜利之城”享誉中外。同时,作为中美空军飞虎队大本营,芷江也以“英雄之城”威名远扬。1943年底,美国空军陈纳德将军及其所率领的飞虎队员进驻芷江,利用芷江优越的地理位置,不断主动出击,在长衡、桂柳、湘西会战等重大战役中屡创日军,为中国抗战胜利作出重要贡献。

  追寻抗战足迹,重温抗战历史。6月中旬,记者来到湖南芷江探访了飞虎队纪念馆。一件件弥足珍贵的历史文物,还原了那段艰苦卓绝的抗战岁月,将参观者带入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一张早已泛黄的作战地图吸引了众多参观者的目光,飞虎队纪念馆馆长吴建宏向我们隆重介绍起了这张地图背后的抗战故事。

  奇袭敌机护长空

  “这是一张中美空军混合联队第五大队驻芷江期间所用的作战地图,是由102岁高龄的原中美空军混合联队第5大队26中队少尉飞行员李继贤老人捐赠给纪念馆的,现已列为国家一级文物。”

  仔细端详,地图上标绘的飞行航迹依然清晰可辨,暗黑色的进攻箭头犹如一支支射向日军心脏的利箭,给日军以毁灭性打击。70多年过去了,但中美空军飞虎队抗战壮举仍然历历在目。

  “这幅作战地图以芷江基地为半径,是整个中国籍飞虎队员所使用的唯一留存于世的作战地图。”吴建宏打开地图,指着右上方位置,向来访者介绍了飞虎队员三袭白螺矶的故事。

  1944年5月,日军在湖北省监利县境内白螺矶修筑机场,并在湘鄂边区持续集结重兵,进攻长沙、衡阳一带,史称“长衡会战”。中国陆军与日军展开多次激战,空军与日机多次在衡阳上空遭遇,双方尚无明显胜负。此时白螺矶机场已成为日军在一线唯一的基地,驻守机场的日军轰炸机、战斗机每天出动,轰炸重庆、昆明、成都、桂林等城市,十分猖狂,威胁极大。

  为歼灭这支凶恶的日本空军,中美空军混合联队第五大队制定作战方案,决定奇袭白螺矶机场。我军先以部分战机飞抵衡阳上空,但我机并不做真正攻击,而是与日机周旋,目的在于消耗日机油量。数十分钟后,日机返回机场加油,我方主力机群则经由先遣战机部队告知日机返航消息后,即刻飞往白螺矶机场上空进行对地攻击。

  “此时,有的日机正在降落,有的正在地面上进行加油作业,根本无法起飞还击。我军在7月中下旬先后3次袭击了白螺矶,史称‘三袭白螺矶’。”

  “那具体情况怎样呢?”在参观者急切的追问下,吴建宏向我们介绍了“三袭白螺矶”的详细情况:

  第一次发生在1944年7月9日,第五大队20余架战机超低空贴洞庭湖面飞行,突临白螺矶机场,对机场旁3个大型机库实施轮番攻击,共击毁日机110余架,创抗战期间中方空军击毁敌机的日最高纪录。

  第二次发生在7月24日,侦察机发现白螺矶机场跑道两旁排列着30余架日机后,从芷江机场起飞的第五大队机群掠过洞庭湖水面,第二次袭击了白螺矶机场,机场30余架日机和几百桶汽油被炸毁。

  第三次发生在7月28日,第五大队配合美空军第十四航空队的重型轰炸机完成对岳阳日军兵站的轰炸任务后,趁前来拦截的日军战机返回白螺矶机场加油之际,对该机场、日军高炮阵地和机场附近的油库进行轰炸,机场20余架日机、高炮阵地和油库被炸毁。

  “白螺矶机场在近一个月时间里连遭3次袭击,日本空军损失惨重。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在湖南上空再也没有了日机的踪影。“三袭白螺矶”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日机已无力进行具有规模性的轰炸及空战,直至抗战胜利,制空权牢牢掌握在我方手中……”介绍到这里,馆内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痛击日寇显神威

  1945年3月,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失利,在中国战场上又遭到中国军民坚强抵抗,战事多处呈胶着状态。连连受挫的日军在湖南中、南部集结重兵,欲孤注一掷,进攻重庆、成都、昆明等地,妄图早日结束战事。

  “驻防湖南芷江的中美空军作为日军进攻路线上的最大阻碍,成为日军攻击的首要目标。从4月开始,日军集结8万余人,分4路进攻芷江,拉开了湘西会战的序幕。”说到这里,吴建宏稍作停顿,馆内显得格外肃静,似乎能听到参观者急促的心跳声。

  片刻后,吴建宏打破了肃静,接着介绍:“作为我方地面部队主力的第四方面军,在第五大队的配合掩护下,将日军阻挡在洞口、新化一带的雪峰山上。”记者被提起的心又稍微放松了下来。

  接着吴建宏向我们介绍起了湘西会战中的精彩一役。“据李继贤老人回忆,在湘西会战中,对于第五大队来说,最具决定性的一役发生在4月下旬,大队共出动12架战机,携带燃烧弹,在洞口至雪峰山日军左翼部队阵线一带进行地面攻击。”

  此次任务之前,大队已经先行派遣飞行军官至地面前线设置对空通信电台,可以清楚指示空中投弹时弹着点,我方地面部队,也在地面铺设布板符号,指示投弹点。在明确的地空联系下,确定日军左翼部队位于雪峰山茂密森林中后,第五大队机群投下大量燃烧弹,整片森林瞬间起火,日军伤亡惨重,残余日军往山谷里逃生,我机随即进行扫射,日军几乎无可遁逃。

  “此役事后统计,现场日军遗骸约1.6万余具,几乎全数遭到歼灭。”听到这里,在场所有人舒了一口气,悬着的心在此刻也恢复了平静。

  不久后,第五大队又派出8架战机,对日军总预备队进行了猛烈攻击。日军在湘西遭遇我军顽强抵抗。日军左翼及预备队受到歼灭性打击,右翼日军只能溃退回原阵地。

  在中国陆军和中美空军的猛烈打击下,经过近两个月激战,湘西会战以中国全胜、日军惨败而结束,成为中国抗日战争正面战场的最后一战。

  监护降使迎胜利

  “湘西会战”结束两个月后,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军民的全面反攻和国际反法西斯力量的沉重打击下,于1945年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最终投降地点确定在芷江。

  “这是一个让中华儿女为之自豪的时刻,这是一个值得永远铭记的时刻,1945年8月21日上午9时,芷江基地派出6架战机,由芷江机场起飞赴常德,对日本降使今井武夫的专机执行监护任务。11时15分,中美混合联队和日本降使乘坐的绿色双引擎运输机依次降落于芷江机场。”吴建宏不由自主地提高了音调,在场所有人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在宽阔的芷江机场边缘,分散隐蔽着上百架战机。在机场上空还有六七架战机在云层底下盘旋,机场上站着数千名中美两国军人及新闻记者。日机在机场东部南北向的主跑道上慢慢停了下来。11时25分,在我方宪兵严密的监护下,今井武夫走出机舱,被引到一辆插有白旗的美式吉普车上,向受降地开去。一路上,到处都是宪兵的岗哨和围观的中外军人。

  今井武夫后来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说,内心充满了“绝望的孤寂感和不安”。

  “下午4时,今井武夫向中国陆军总参谋长萧毅肃中将交出日军侵华兵力部署图,并在投降备忘录上签字,抗日战争最终以法西斯的战败而告终。芷江机场也成了抗战期间,中美对日空战胜利的有力见证……”话音刚落,馆内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大家望着这幅年代久远的地图,望着馆内墙壁上一幅幅历史照片,迟迟不肯离开。(徐小平 本报特约记者 周 仁)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