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年周恩来三次机智化解胡宗南灌酒

2016-05-04 15:58:00 人民网 分享
参与

  编者按 :《中华魂》发表文章《周恩来与酒》。文中记述1943年7月初,蒋介石的爱将胡宗南接到蒋介石的密令,趁苏联斯大林解散共产国际之机闪击延安,一举攻占陕甘宁边区。胡宗南受命后正在加紧战前部署,恰巧这时,周恩来、邓颖超夫妇从重庆回延安路过西安。于是胡宗南提出宴请周恩来,意图将其灌醉。周恩来三次机智应对,巧妙化解胡宗南灌酒。现对该文摘编如下:

   1943年7月初,蒋介石的爱将胡宗南已升任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此时,他接到蒋介石的密令,趁苏联斯大林解散共产国际之机闪击延安,一举攻占陕甘宁边区。胡宗南受命后正在加紧战前部署,恰巧这时,周恩来、邓颖超夫妇从重庆回延安路过西安。于是胡宗南表面上对周恩来执弟子礼(胡宗南系黄埔军校一期生),提出宴请周恩来,背地里又向他的同僚和下属下命令:对周以师礼相待,多敬酒,最好把周灌醉。

   胡宗南为了将周恩来灌醉,特意将当时在西安的黄埔六期以上的将级军官选出能喝酒的30人,并要他们都偕妻前往。

   熊向晖时任胡宗南的机要秘书,因此胡宗南派熊向晖用他自己的专用轿车代表他去西安七贤庄八路军办事处接周恩来,熊向晖在到了七贤庄后,便用英语告诉周恩来:请小心,提防被灌醉。

   胡宗南招待周恩来的宴会于7月10日下午在胡宗南的副长官部官邸举行。当时邓颖超因身体不适,未能赴宴。周恩来的车一到,胡宗南就在门外向周恩来敬军礼,并陪周恩来进入室内。时任第八战区政治部主任的王超凡待周恩来一进屋就向环坐四周的作陪者下令:“起立!”周恩来连忙面带笑容挥手致意。

   周恩来落座之后就和胡宗南交谈起来。与此同时,王超凡代表八战区对老师周恩来的到来致欢迎词。在致词末尾时他说:“请在座的黄埔同学敬周先生三杯酒。”并说:“这第一杯,祝领导全国抗战的蒋委员长身体健康!”周恩来立即举杯在手,站立起来微笑着说:“我作为共产党员,愿意为领导抗战的蒋委员长干杯。各位都是国民党员吧?也请各位为毛泽东主席的健康干杯!”周恩来说得很轻松,听起来像是在和大家商量。可胡宗南愣住了,王超凡和其他作陪的人更是不知所措,因为他们事先根本就没想到。这可是他们“敬重”的老师提出来的要求呀,怎么办呢?这时,周恩来手捧酒杯,举目四望,仍然是不卑不亢地笑着说:“看来各位有难处,我不强人所难,这杯酒还是免了罢。”说毕,他放下手中酒杯,若无其事,又泰然自若地和胡宗南谈起话来。

   场上“冷”了下来,秉承胡宗南旨意的王超凡又马上以犀利的目光射向一排将军夫人。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轻妇女立刻心领神会,她们排成一排,香水味随着她们腰肢的扭动,满屋散发。走在前边的一位娇声娇气地说:“周先生,我们虽然未进过黄埔军校,但都知道周先生在军校当政治部主任时曾倡导过黄埔精神。今天,为了发扬黄埔精神,我们每人敬周先生一杯!”这“每人一杯”还得了吗?谁知周恩来风度翩翩地站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避实就虚地打趣说:“各位夫人都很漂亮,这位夫人的话说得更漂亮。”说着,他的目光横扫那一排夫人后说:“我想问问大家的是,我倡导的黄埔精神是什么?谁说得最好,我就同她干杯。”

   他这一反问弄得那些夫人们一个个张口结舌。她们哪知道什么黄埔精神呢?弄得胡宗南也只能在旁边干着急,只好强装笑容打圆场:“今天我们只叙旧谊,不谈政治。”

   周恩来点了点头,靠船下篙地说:“那我们说点别的吧。”随之,他一一询问她们,谈的都是家长里短,然后不失风度地将她们一一送回座位,夫人们也一个个笑盈盈地落了座。喝酒的事大家只好搁到了一边。

   在座的那些将军们一见沉不住气了。他们也排成一个长队,每人手中都举着一杯酒。领头的一位走到周恩来面前说:“刚才胡宗南同志指示我们:‘今天只叙旧谊,不谈政治。’当年我们在黄埔军校学习,先生是政治部主任,同我们有师生之谊。作为弟子,今天荣幸在西安见到老师,我们每人向老师敬一杯,老师不会拒绝吧?”

   周恩来从容地说:“胡副长官已经说过了,今天我们不谈政治。你这位将军刚才说我当过黄埔军校的政治部主任。我这个政治部主任能不谈政治吗?”说到这里,周恩来转向胡宗南,“请问胡副长官,我这杯酒该不该喝?”胡宗南也被“将”住了。他只好尴尬地说:“他们都是军人,没有政治头脑,酒要他们喝,算是罚酒。”本是来挑战的将军们只好一个个干了自己的酒。周恩来不失时机地走上前去,和他们一一握手,亲切地问他们姓名、职务、黄埔几期的。将军们回座时,也一个个喜藏于胸,丝毫没有被捉弄的感觉。

   临别时,周恩来举起酒杯说:“感谢胡副长官的盛情款待。”接着他说,这几天社会上盛传胡副长官的大军正在向西调动,内战有一触即发之势。今天胡副长官已经告诉我,那都是谣言。我听了很高兴,大家听了也都会很高兴。所以,我借这个机会,借胡副长官的酒,向胡副长官,向各位将军和夫人敬一杯酒。希望我们一起共同努力,收复所有被日寇侵占的山河土地,彻底实现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把我们祖国建设成自由、独立、幸福的世界强国!同意的,请干杯!不同意的,也不勉强。说完,他自己一仰脖子,干了个杯底朝天。胡宗南一听,这杯酒哪能不喝?他和所有在座作陪的人也都跟着干了杯。

   熊老最后还告诉我,如果抛开不同的政治见解,当天的所有人、包括胡宗南都被周恩来的言行举止所折服。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