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1945年苏联军队为何威胁我军退出长春?

2016-09-07 08:10:00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分享
参与

苏军进入长春

   本文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系彭真为纪念东北解放战争胜利四十周年撰写的文章,作者:彭真,原题:《东北解放战争的头九个月》

   今年是东北解放战争胜利四十周年。

   东北解放战争的胜利,是东北全体军民在党和毛主席领导下,共同艰苦奋斗取得的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胜利。

   抗日战争胜利后,为了实现党的七大作出的争取东北的战略决策,中共中央确定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正确战略方针,决定成立以彭真为书记,陈云、程子华、伍修权、林枫为委员的东北局和东北民主联军(对外是指抗联组成的自卫军、原东北军将领组成的自治军和冀热辽的八路军)总部,并决定调两万干部、十万大军和一百个团架子的军队干部迅速进入东北。

   一九四五年九月十八日,彭真和陈云、伍修权等到达沈阳。当时,东北处在苏联军事管制下。东北问题牵涉美苏、美蒋、苏蒋关系,苏我关系,国共两党关系等,矛盾重重,形势错综复杂,变化急剧。中央、中央军委、毛泽东主席紧紧掌握形势,根据具体情况变化,及时果断地调整、改变部署,对东北的工作给予具体指导。在头九个月,东北的战略决策、工作方针、作战方针乃至重大战役部署,都是中央、中央军委决定或者批准的。东北局、东总严肃地执行了中央、中央军委、毛主席的决定、指示、命令,在坚决按照中央部署,粉碎国民党反动派军事进攻的同时,坚持不懈地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迅速扩大部队,建设民主政权,建立根据地,作为同国民党争夺东北的依托和基础。正因为如此,东北军民才有可能在那样短的时间内、那样复杂的情况下,取得了那样的重大胜利。到一九四五年底,东北我军已由出关的十万人扩大到近三十万人,创造了广大的东北解放区,在一九四六年上半年抗击了蒋军大举进攻,保住了包括哈尔滨、齐齐哈尔在内的整个北满并联结东满、西满一部分的大块根据地(面积占东北的五分之三)及南满几块根据地或者游击根据地,为以后取得更大的胜利奠定了基础。一九四六年七月十一日,中共中央修改后批准的《东北形势及任务决议》中明确指出:“对日反攻以后,我党更从关内派遣大批军队与大批干部至东北,帮助东北人民创造了广大的东北解放区。”在蒋介石大举进攻时,“我东北民主联军与东北人民,从去年十一月山海关战役起至今年六月七日,两军停战这一时期内,举行了英勇坚决的自卫战争。”中央充分肯定了那段时间东北军民英勇斗争的重大成果。

   那九个月,我党同国民党争夺东北的斗争,大体上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一九四五年九月下旬到十月上旬,在我大批出关部队和干部尚未到达的情况下,东北局在把工作重一点和力量摆在南满壮大力量的同时,执行中央提出的分散的方针,向其他地区派出一部分干部、部队,分头开辟工作。

   一九四五年九月,我军进入东北的只有冀热辽军区和胶东军区的一部分部队,中央决定调往东北的大批干部和部队尚在途中或者准备出发。九月二十八日到十月上旬,中央指示东北局实行分散的方针,提出:“应将重心首先放在背靠苏联、朝鲜、外蒙、热河有依托的有重点的城市和乡村”,“首先将主力部署在背靠苏、蒙、朝鲜边境”;“部队必须迅速摆开分散,每县一连一排,迅速发展扩大,收编改造伪军、伪警”,“只有在目前高度分散发展之后,下一时期才有大量部队集中作战”。

   那时,东北同陕北、华北等敌后根据地不同,那里的大中城市和大工业多,铁路交通比较发达,产业工人力量较强,而且相当集中,人力、物力、财力主要集中在城市和铁路沿线特别是南满地区;而边远和山岳地区,由于日本为了对付抗联,采取烧杀、“归大屯”等野蛮政策,已经人烟稀少,粮秣缺乏,冬季又大雪封山,同时被国民党加委的伪军、伪警、土匪遍地,活动猖撅。到一九四五年十月上旬,东北我军新老部队合计约两万来人。当时,东北除兴安四省〔159〕外,还有一百七十个县(旗)市;中长路全线(南满路、中东路)中方不能使用,尤其不得运兵,我军只能徒步行动。在上述情况下,我军既要对付各地成股的日伪顽匪(有的号称万人),又要尽力阻止蒋军入关,分散活动困难很大。

   从当时各方面的实际情况出发,东北局在把工作重点和主要力量摆在南满壮大力量,大量吸收工人参军,迅速发展扩大部队的同时,遵照中央指示,在一九四五年十月三日提出“在满洲之东、西、北方面,分兵去接收政权,发动群众,发展武装,创造根据地,并建设兵工厂,以便在不利形势下,能依靠有利阵地,与国民党进行长期的斗争”;十月十三日又提出“放手发动群众,发展武装,收集资材,接收并改组政权,建立根据地,以便在长期斗争中达到全部控制东北,保持我党在东北能有政治上和军事上的优势为目的,目前布置工作方针是以保有优势为基础”,当时预计“苏军十一月撤完,我们一方面要准备应付十二月与蒋进行大战,另方面迅速建立持久斗争基地,以便与蒋作长期争夺,这是与七七后不同的环境”。东北局在保持主力相对集中的同时,在很短的时间内(约半个来月)执行了分散的方针,向其他地区派出了一部分干部、部队,分头开辟工作。

   第二阶段:从一九四五年十月中旬到十一月下旬,中央决定“放弃过去分散的方针”,“集中主力”,“守住东北大门”,“竭尽全力,霸占全东北”。东北局坚决执行中央指示,立即改变整个工作和作战部署。

   一九四五年十月十一日,毛主席从重庆回到延安。十月十六日中央电示彭真,“蒋军从秦皇岛登陆,向山海关、锦州攻击前进,是必然的。除令各部兼程急进,胶东方面星夜海运,并令林彪急至沈阳助你指挥作战外,望你就现有力量加强训练,并动员民众坚决阻止登陆,争取时间。”同日,中央又指示彭真、陈云、程子华、伍修权,“在东北登陆及从任何方面进入东北之蒋军,望坚决全部消灭之。凡我到东北之曾克林、万毅、肖华等部队,须迅速集中,加以补整,全力消灭蒋军。除早已分散者外,不要再分散。此刻,我军须集中作战,暂时不能分散。”十月十九日,中央指示东北局,“我党方针是集中主力于锦州、营口、沈阳之线,次要力量庄河、安东之线,坚决阻止蒋军登陆及歼灭其一切可能的进攻,首先保卫辽宁、安东,然后掌握全东北,放弃过去分散的方针”,“目前我在东北工作的部署,应该是全力加强辽宁、安东二省的工作,守住东北的大门,争取时间,以便开展全东北的工作。对于北满、东满暂时只派少数人员及后到的少数部队前去开辟工作”。十月二十三日,中央指示东北局,“竭尽全力,霸占全东北,万一不成,亦造成对抗力量,以利将来谈判。”

   一九四五年十一月一日,蒋军开始进攻山海关。十一月二日,中央军委指示“林、彭立即布置内线作战,先在葫芦岛至锦州、营口到海城之线,尽力阻滞登陆之蒋军,以待已到部队之组成及路上行进部队之到达,并于适当时机坚决消灭蒋军,不使进沈阳。”十一月十日,苏方允许蒋军在苏军撤退前五天空运部队接收各大城市。十一月十二日东北局按照中央确定的作战方针,作出在苏军撤退后夺取沈阳、长春、哈尔滨三市的部署,并报中央。十一月十五日,中央复电东北局,“一面照顾友方信用,同时准备坚决消灭蒋顽在沈、长、哈三处着陆部队,夺取三大城市,其中最有决定意义的是沈阳城”。同日,毛主席电示林彪、彭真,“集中最大兵力”,“于最有利之时机地点由林彪或罗荣桓亲去指挥,举行反攻”,“全部歼灭”进入东北之蒋军,“即能从战略上解决问题”。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