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从苏联回来:二话不说 磕了三个响头

2016-10-09 08:17:00 中国经营报 分享
参与

蒋介石与蒋经国合影(资料图)

   本文原标题为《人民的归人民——纪念经国先生去世25周年》

   他是旧时代的维护者,也是旧时代的终结者。他曾代表着最顽固的保守势力,却亲手打开了一座岛屿民主政治的大门。至今,他仍旧是岛屿上民众心目中地位最崇高的领导人。他纠葛矛盾的身世一如这个民族那段纠葛矛盾的历史,千秋功过,只能留给后人评说。人民敬重他,是因为他把属于人民的,最终交还给人民。谨以此文献给经国先生逝世25周年纪念日。

   1988年年初的某一天,年幼的我突然在电视屏幕下方看到一行字幕划过:“中共中央委员会致电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惊悉中国国民党主席蒋经国不幸逝世,深表哀悼,并向蒋经国先生的亲属表示慰问’”。这些字眼让我吃了一惊,一是蒋经国居然去世了,我虽然少不更事,也知道此人是蒋介石的儿子,当时的台湾领导人;二是这唁电口吻跟一贯听到看到的口径不大一样,对蒋经国和对岸那个“敌对阵营”表露出某种善意和肯定。

   如今,我和许多人知道,蒋经国是在当年1月13日去世的。在这一天,一个人在一座岛上的瞑目,牵动了远超出这范围的人心,牵动了远超一时一地的历史。

   我在台湾工作期间,仍能听到关于蒋经国的各种说法,有的近乎传说。有人一张嘴就是让我吃惊的讲法,说蒋经国才是真正的共产党,学习并贯彻了苏联那一套,深入大众呀、民主集中制呀。另有人谈到他的死,说是因为遍访民间,人家给东西他就吃,不顾“国家领导人”应有的卫生和食品安全,吃出了重病。

   蒋经国一生历任要职,如今流传最广的两个称谓却都不是职衔,一个是“小蒋”,一个是“经国先生”。

   “经国先生”本不是全称,按照国民党当局的习惯,蒋经国主政期间,正式称呼是“蒋总统经国先生”。不知不觉,尤其是他离世后,前面的“蒋总统”三个字被去掉了。“经国先生”这称谓里既包含深深的尊崇,又有平等的亲切感,其感情色彩犹如大陆的“周总理”或“小平同志”。

   “小蒋”则不同,首先表明了一种关系,甚至是一种依附关系,之所以叫小蒋,是因为有老蒋。总有一种永不消逝的谈论:不是老蒋,小蒋会怎么样,会不会有如此的地位和成就?

   但小蒋终究超出了老蒋的预估,跳出了框框,终于成为老蒋想不到的“经国先生”。超出的方面很多,最明显的一条,是他没像老蒋一样,将“总统”之位传给儿子。

  “老蒋”身边的“小蒋”

   在大陆,小蒋的机会是老蒋给的,总半途而废的结果,也是老蒋给的。

   在老蒋生前,小蒋对父亲是绝对尊崇绝对服从的,这是指一生大部分时期,不是全部,他曾经言辞激烈地指摘父亲为“反革命”。

   蒋经国指摘蒋介石,表示要划清界限,使他在中外政坛首次引起广泛关注,算是个人生的重要节点。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另一种叫法是“清党”,叫法不同代表立场不同。正在苏联留学的十七岁少年蒋经国立场坚定,主张第一种叫法。在莫斯科中山大学集会上,他高喊“打倒反革命蒋介石”,并在苏联《消息报》上发表声明:“蒋介石曾经是我的父亲和革命的朋友,他已走向反革命阵营,现在他已经是我的敌人了。”今天读这声明会哑然失笑,父亲哪有曾经是的?无论如何,在苏联,蒋经国的举动让他摆脱身为蒋介石之子的尴尬,一度成为政治明星。

   其实,小蒋在这一年起就一直申请回国,直到1937年国共实现第二次合作才获得苏联方面批准,还在国内报刊上发表了一篇据说由王明代笔的公开信,再次将老蒋痛斥一番。但当他终于回国见到父亲时,二话不说,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自此,老蒋开始安排小蒋历练,在这过程里,许多国民党人反映小蒋有明显的共产作风,他竟然总将姨父孔祥熙和舅舅宋子文称为“大资产阶级”。老蒋和手下的人下工夫,希望将小蒋变得更像一个国民党官员,其实是让他更懂得官场里的生存之道。

   小蒋是什么时候变过来的,没有明确的界限,但他确实变了。1938年4月,蒋经国兼任“三青团”江西支团主任,开始形成自己的势力。

   小蒋当初反老蒋究竟是真心实意的,还是为了自保而伪装,两种观点都可以找到不少证据。小蒋后来表示,其实他当年就认为1927年中国的政局动荡责任在中共,但说这话时已经身份不同,当然可以继续怀疑。

   不管怎么样,小蒋在老蒋的庇荫下,走上一条“太子”式的政治坦途。不巧的是,小蒋露出峥嵘之际,恰赶上老蒋在大陆的事业江河日下。小蒋的努力无法挽大厦于将倒,却为他本人积累了名声和实力。

   小蒋初显才干是1940年的赣南“新政”,时值抗战激烈,蒋经国接任赣南地区专员兼保安司令,一手向烟、赌、娼开战;一手减免地租,实行“耕者有其田”。不到两年,地方初步安定,农业产量上升20%,小蒋获得“青天”美誉。

   但中国的政坛永远不会皆大欢喜,“蒋经国在赣南搞赤化”的说法马上风传,搞到连老蒋都怀疑起儿子,将其召回重庆,让赣南“新政”无疾而终。

   蒋经国在大陆时期的另一次行动时间更短,被后世提起的频率更高。1948年,国民党政权内外交困,蒋经国奉命到上海“打老虎”,整顿财经乱象。他确实有铁腕,雷厉风行,将囤积物资、控制物价的几个大商人抓起来,包括杜月笙的儿子和女婿。但接下来他必须面对的,是同样有这问题的表弟孔令侃。

   小蒋“打老虎”最终失败了,原因在影片《建国大业》体现生动。影片中,宋美龄在蒋经国跟孔令侃发生言语冲突时动情地说:“今天这里没有公事,只有家人”,中国人只要一提家人,公事当然高高挂起。影片中,还有老蒋的经典台词:“反贪腐会亡党,不反,亡国”。

   在大陆,小蒋的机会是老蒋给的,总半途而废的结果,也是老蒋给的。如果要进一步总结,小蒋半途而废的原因,正是国民党失去江山的原因。

   老蒋失去了大陆,只能留给小蒋一个偏安的“小朝廷”。早在没失去大陆之前,小蒋就羽翼渐丰。从1944年担任“三青团”组训处处长起,他逐渐成为国民党内的“团派”首领。到台湾后,老蒋先后将位高权重的孙立人、吴国桢废黜,除了在政争中铲除异己外,更因为这些人都挡着小蒋的路。“陆军司令”孙立人反对在军队中实行政工制度,自然跟“总政治部主任”蒋经国的权力和利益发生激烈冲突。“行政院长”吴国桢号称“民主先生”,挟美国以自重,犯了老蒋的忌,明显影响小蒋的接班。在蒋介石生前,蒋经国一步步掌握了国民党的党、政、军和情治系统。

   老蒋为小蒋坐江山奠定了基础,扫除了障碍。他万万想不到,一度被称为“蒋后主”的小蒋会亲手终结这个小朝廷。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