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军统、中统特务为何始终无法打入延安?

2016-10-19 08:15:00 党史纵览 分享
参与

延安旧照(资料图)

  “新版《蒋干盗书》”

   抗战时期,在陕甘宁边区流传着一个设计巧除国民党中统特务的连环故事。每当人们听到这个被称为“新版《蒋干盗书》”的反间谍经典案例时,都禁不住钦佩那位沉着冷静、勇敢机智的故事主人公。他就是时任边区保安处特派员,解放后担任黑龙江省副省长、省委常委、公安厅厅长的赵去非。

   赵去非是延安抗大的第一期毕业生,1937年12月毕业后被分配到陕甘宁边区保安处工作,1938年春任延安市公安局检查站站长,1939年任边区保安处一科副科长,同时兼任延安驻洛川县的外勤特派员。

   按照国共双方的协议,洛川县由国民党政府统治。这里有组织严密的国民党特务组织,尤其是中统势力一度十分猖獗。赵去非经过考察发现,与洛川邻近的甘泉小学校长石志文是国民党从西安派来的。此人虽是国民党员,但并非特务,为人正派、思想开明,是个可以发展的对象。赵去非亲自找石志文谈话,开门见山,请他为共产党搞情报。石志文有些犹豫,迟疑不决。为了争取他,赵去非将一些无关紧要的情报通过石志文送给洛川的中统特务,石志文得到他们的信任,后被派到西安受训。回到甘泉后,石志文被赵去非的诚心所打动,将在西安的特务训练班的几十名特务的人名、化名和派遣方向全部写出来交给赵去非。这时,中央社会部已经从另一个渠道得到了这份资料。经过双方的核对,两份情报完全一致,赵去非也因此把石志文当成了值得信赖的战友。

   1940年初,共产党控制了甘泉县,赵去非指示石志文乘机随同国民党撤出。到西安后,石志文进入中统驻陕西省调查统计室,专门负责预审被捕的共产党员。后来,驻洛川的中统特务齐开章被派往边区,石志文乘机要求调回洛川,后得到批准,被任命为洛川县政府指导员。这样,国民党控制的洛川县政府的有关情报就源源不断地送到延安。在赵去非的安排下,我党的多名情报人员打入国民党在洛川的要害部门。

   一天,赵去非在富县突然接到下属报告,说有中统特务要来投诚。来投诚的特务是国民党洛川县党部干事王忠岐。赵去非通过在县党部的内线,早就知道王忠岐是位顽固的中统特务,他这次很有可能是假投诚,极有可能是中统洛川调查统计室主任单不移设计的一个圈套。赵去非决定将计就计,声称自己是八路军三五八旅的参谋。酒席上,赵去非打听驻洛川的国民党特务机关情况。为了取得共产党的信任,王忠岐交代了一些情况。为了“借刀杀人”,赵去非郑重地说:“王先生,你这次回去,拜托一件事情。”“前些日子,从富县跑到洛川一个人,你们的主人没有怀疑吧?”赵去非这样说等于告诉王忠岐,那个自称是共产党叛徒的人原来是共产党的间谍。

   王忠岐回到洛川后,向单不移进行了汇报。单不移大喜过望,以为此行挖出了一个共产党的间谍。赵去非巧施反间计,很快就让这个叛徒由中统方面处决。

   几天后,王忠岐又自称来送情报。赵去非迫使他提供更多的秘密。为了表示自己是真心投诚,王忠歧只得讲出八九个隐藏在边区的中统特务和拟发展特务的名字。后来,赵去非有意将他软禁起来,又设法让他逃回洛川。面对同志们的疑惑,赵去非解释说:“王忠岐逃跑,说明他忠于国民党。可是,他的上级也在考察他,人家会想,为什么我们这边跑了人没有动静?王忠岐毕竟向我们供出了几个人,大家就等着看特务们‘窝里斗’吧!”果然,王忠岐从边区政府控制的富县逃回后,引起了单不移的怀疑。追问之下,王忠岐承认了向赵去非供出了几个隐藏特务的名字。当单不移派人通知潜伏特务隐蔽时,才发现那些特务已经被捕。单不移气急败坏,下令将王忠歧处死。

   边区保安处的同志得知了王忠岐被活埋的消息后高兴不已:“这出戏真是比《蒋干盗书》还过瘾啊!”赵去非说:“大家别急,戏还没有演完。”他设计继续扩大战果,由边区保安处不断向外放风,以表明王忠岐是自己逃跑的。在洛川的国民党县政府官员们得知单不移冤枉了王忠岐以后,立刻骚动起来。王忠岐是洛川本地人,在中统内部人缘很好,而单不移却不得人心。在王忠岐被处死后,洛川的官绅们都纷纷对单不移表示不满,最后闹得单不移在洛川无法立足,灰溜溜地走了。不久,中统方面安排中共秘密党员的石志文出任中统驻洛川调查统计室的主任。此后,国民党的兵力部署、进攻意图、特务派遣等情况通过这一渠道不断地被传递到延安。赵去非设计除掉王忠岐、赶走单不移的传奇经历,成为国共双方间谍战中应用“反间计”的经典案例。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