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聿明林彪决战东北 第一军首败全军覆没

2016-11-14 14:24:00 人民网 分享
参与

  “天下第一军”第一次被林彪打伤了

   林彪当时正率部驻守四平。昌图离四平不远,昌图一失,四平也为之震动。

   得到昌图的新1军象是如囊探物似的,又准备立马进攻四平,再续凯歌,林彪则是一脸的平静,他正盘算着如何给新1军一点颜色看看。

   仲春的东北,积雪已开始融化,道路日渐泥光水滑起来。4月8日夜,占据昌图以北兴隆泉、兴隆岭、柳条沟一线的新38师突然受到东北民主联军第3师第8旅、独立旅、第10旅、第1师、万毅第7纵队共12个团的猛烈攻击。新38师的官兵从睡梦中惊醒后,迅速跳上战车应战,无奈其坦克、大炮、战车吼叫了一阵之后便陷入泥潭动弹不得!

   师长李鸿气得跺脚大骂!他命令士兵弃车徒步攻击,可身穿皮靴的新1军士兵何曾在冰天雪地泥泞中打过仗?更何况是在茫茫黑夜里?因而士兵们虽然下了车,但跑不了几步就陷在泥地挪不开脚步,只有呆在原地被动挨打了。

   一夜激战下来,新1军损失4个整连共1200余人。“天下第一军”遭遇了回国以来的首次重创。东北民主联军为此送给新1军一段顺口溜道:“新1军自称鹰,实际是狗熊,行动像乌龟,打仗像爬虫!”

   恰在这时,英国女王给孙立人发来邀请函请他到英国接受勋章。这难得的光荣,岂能放弃?!孙立人与杜聿明打了个招呼,便自个儿去了英国。

   一场恶战在四平城的周围呼拉拉地打了起来

   昌图受挫,并未阻止新1军北取四平的车轮。

   蒋介石心里很清楚,这时候,美国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出面斡旋国共的纷争,国共双方虽然在美方代表马歇尔的监督下于3月17日签订了《东北地区停战协议》,但马歇尔回国之后,这份协议至今未见生效。按约定,马氏4月中旬就来中国,到时候由国、共、美三方代表组成的军调处倘若认真起来,他蒋介石要是再在东北大打出手,岂不是连面子上也失信于国人了?美国人尽管偏袒他蒋某人,只怕那时想替他遮掩也不可能。因此,在马歇尔来华之前,尽力抢占大中城市是蒋介石早就盘算好了的战略。

   4月15日,患肾结核刚刚在北平切除左肾尚未痊愈的杜聿明通过其副手郑洞国发布命令,以新6军(欠207师)及71军之88师沿太子河两岸东进,进占本溪;以新1军及陈明仁之71军(欠88师)夺取四平。

   国民党当时将东北划定为九省二市,四平是辽北省的省会,位于中长、四洮、四梅铁路的交点,为东北交通枢纽,工业重镇。其东北郊山峦连绵,西南方河流网布,背山面水的地形使其历来为兵家争占之地。

   对共产党而言,一则四平本为人民的胜利果实,本应保卫;二则守住四平,于日后执行停战协定有利,至少能达到消耗敌人有生力量的目的。因而当林彪在固守四平的问题上犹豫难决之时,毛泽东在多次申说理由后又于4月22日以不容置疑的口吻电示林彪:“望死守四平,挫敌锐气,争取战局好转”,“化四平街为马德里”!

   马德里是西班牙的首都。1936年10月,西班牙人民在那里为反对德、意法西斯支持的佛朗哥叛乱,坚持了两年半的守卫战争,马德里之战成为二战之前最著名的保卫战。

   于是林彪拍案定策:“当坚决执行,死守四平。”

   这样,一场恶战就在四平城的周围呼拉拉地打了起来。此次四平之战是国共双方在四平的第二次交手,解放军战史上称其为“二保四平”。

   71军一个团的队伍一下子就被共产党给撸了

   4月17日,新1军分三路向四平推进:右翼潘裕昆50师的目标是四平东南的牤牛哨、半拉山门;中路唐守治新30师的战线是牤牛哨至庙子沟;左翼李鸿新38师的方向是四平南之老四平。而71军(欠88师)的攻击点为八面城至老四平。新1军和71军两军的总预备队为195师。

   四平,处在新1军和71军的弧形包围之中。

   守卫四平的东北民主联军为:保1旅、原山东第1、第2、第3、第7师,原华中第3师,原陕甘宁第359旅,南满第3纵队第7、第8旅,共计10万兵力。

   4月18日,新1军新30师从四平以南多路猛攻我保1旅,均被击退。新38师在三道林子欲强攻四平北面,亦被阻止。双方枪弹如飞蝗似的乱窜,战况之烈,令这些从印缅回来的军人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两天后,东北民主联军分别以第3师、第7师换下邓华指挥的保1旅1团和万毅纵队的第56团,而新1军的第50师则以大炮和120余挺轻重机枪排成一字向东北民主联军的泊罗子阵地狂轰猛扫,泊罗子阵地被打得稀烂。几十年后,参加过四平保卫战的老人们说,100多挺机枪一个声音吼着,那阵势谁见过呀!新1军50师的两个连因此攻进了四平城,但打开的缺口很快又被联军第7师堵上,这两个连最终都“为党国效忠”了。

   此时,孙立人应英王之邀到伦敦受勋后,顺道又到美国走了一遭,至今未归,而71军的陈明仁也不在军中。于是,新1军、71军都由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副长官梁华盛统一指挥,进攻四平。

   新1军、71军攻势受挫,蒋介石在重庆心焦气躁,东北行营主任熊式辉也寝食不安,梁华盛则说着一口粤语整日哇哇叫嚷着,要熊式辉派兵增援。

   “梁茂名(梁华盛是广东茂名人)太沉不住气了,一遇困难就叫苦连天,桂庭(郑洞国字),你去前方吧,让他回来养闲算了!”熊式辉不无气愤地换下了梁华盛。

   郑洞国一到前线即将指挥所推进到红庙车站,以飞机轰炸引导新1军和71军的进攻,但这时东北民主联军的后援陆续赶到,四平街自东至西已组成了百余里的钢铁防线,郑洞国一时陷入狗咬刺猬无处下牙的窘境。

   4月25日,蒋71军第87师从法库的金家屯向八面城阵地开拔,准备实施侧面袭击。途经大洼附近的一处集市时,口干腹饥的87师先遣团士兵见市面上摆满了烙饼、馒头、肉汤,遂要求长官停下来就餐休息后再去打仗。长官问当地人见到共产党军没有,集市上人都说共产党军来过,早走了,一些人还把吃的、喝的送到87师官兵的手里,87师先遣团的人于是放心大胆地在集市上胡吃海喝起来,场面好不热闹。可就在街面上笑语欢声闹哄哄的时候,一声断喝,四周枪响,埋伏在街市里化装成商贩的民主联军战士一拥而上,将71军的这个先遣团悉数缴械,其后的部队也被截成几段,连师长黄炎一起全被打得落荒而逃。

   整整一个团的队伍一下子就被共产党给撸了,这是蒋军进入东北以来遭遇的头一遭大惨败,蒋介石的震惊也就可想而知了。当特务密告87师大洼失利,71军军长陈明仁并不在军中的消息时,蒋介石把一肚子的怒火全部发在他的这位学生身上,电令杜聿明严查具报。

   杜聿明与陈明仁同为黄埔1期学生,两人私交极好。接到蒋介石的电令后,杜聿明一方面回电战前陈已到前方来糊弄“校长”,另一方面电告陈明仁速速归队将功补过。

   陈明仁到达前线之后,加紧了对四平的攻击,然而,直到4月27日,他们在顽强的东北民主联军面前耗尽锐气,却进展甚微,以致于再也无力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双方之间精疲力竭,除夜间发动反袭战外,大多时候呈胶着对峙状态,四平前线一度归于沉寂。

   孙立人亲自驾驶着一辆坦克,急切地冲在了队伍的前面

   短暂的沉寂预示着更大的冲突即将来到。5月12日,蒋介石占领本溪后的新6军第14师、新22师、第71军第88师全部北调四平,以加强四平的打击力量。

   蒋介石并电令孙立人立即回国,指挥新1军作战。

   5月15日,杜聿明下命令达总攻击令:以新1军为中央集团,正面攻击四平城;以新6军附第88师为右翼集团围攻四平东南;以第71军(欠88师)两个师为左翼集团由八面城北进。一时间,蒋军的飞机、大炮把四平城郊炸得黑土翻飞,天日昏暗。

   新38师在三道林子的北山阵地再次遇到了华中第3师第7旅指战员的坚决抵抗。北山高不及20米,宽不过100米,然而就是在这道小山岗上,7旅的战士与新38师的1个营打攻防战,拼刺刀,以40余人的伤亡代价活活地将新38师的这个营一个不剩地消灭了!只是由于其他部队伤亡过大,阵地相继失守,7旅才主动撤离了这块小高地。

   5月18日,廖耀湘的新6军从四平的西北迂回,东北 民主联军的退路顿有被截之虞。鉴此,在林彪的要求下,中央复电表示:“如果你觉得死守四平已不可能时,便主动放弃四平,以一部在正面迟滞敌人,撤至两翼休整,准备由阵地战变为运动战。”

   当日夜,林彪率部撤离四平,19日,新1军率先冲入四平市区。

   孙立人虽然是在后期参加四平之战的,但一个不大的四平,却让他的新1军在这里啃了一个月之久,这让孙立人失去了初从美国归国时带着的那份得意和自信。他亲自驾驶着一辆坦克,急切地冲在队伍的前面,不料展现在他面前的到处是断垣坍 壁,袅袅烟尘,街道上空无一人,他和他的新1军占领的只是一座空荡荡的烂城!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