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士成元功解密:随周恩来去国统区三次遇险

2016-11-14 14:24:00 人民网 分享
参与

   第二件是重庆市有两多一少

   所谓两多,一是重庆特务多。搞特务统治,这是国民党的一大特点。特务机关不但有戴笠的军统,还有陈立夫、陈果夫的中统。不但宪兵有、交警有、各军政机关有,而且工厂、学校也有,真可谓特务遍布,多如牛毛。他们不但监视、跟踪我办事处、代表团人员,连各民主党派进步人士、社会贤达和一切接近我们的人也跟踪,甚至跟踪、监视国民党本身军政机关中的所谓异己分子。如有人突然失踪或者被杀,不用问,那肯定是国民党特务干的。

   我代表团驻地周围更是布满了特务的据点。我到达重庆的第二天,有关同志就向我做了介绍,并指给我看,说哪几处是军统设在我们驻地周围的特务机关,还说,我们驻地对面的茶馆、洗衣店等就是特务为监视我们的行踪专门设的点,那里整天都有几个特务在盯着我们。此外,街上还有修鞋的,卖烟、卖糖的都是特务设的点。他们不光监视、跟踪我们,还监视、跟踪进出办事处的其他人。你走到哪里,他们跟到哪里。你步行,他也步行,你坐汽车,他也会用汽车跟上去。我们通常管他们叫“尾巴”。有关同志还告诉我,我们外出一般要两个人同行,不能单独行动,一旦遇上特务找茬儿,你就大喊大叫,特务抓人啦,并说你是中共代表团的,叫什么名字,这样群众很快就会为我们通风报信的,千万不能一声不吭跟他们走,要想办法甩掉他们。还有,打电话也会有特务监听,所以规定,有重要事情,不准在电话里讲。

   二是重庆老鼠多。多得就像特务一样,随处可见,而且人人受害。你口袋里千万不能装吃的东西,如果装了,不论你放在什么地方,就是挂在墙上或衣架上,用不了多久,口袋都会被老鼠咬破,吃掉装的东西。它们不光到处出没找吃的东西,甚至咬人、咬电线、咬书报。小孩睡觉被咬耳朵、鼻子,书报被啃得豁豁牙是常有的事,至于电线就甭说了,常常是晚上开电灯还好好的,第二天早上一开灯就不亮了,你上顶棚去查吧,准是老鼠干的好事,它把电线给咬断了。

   那时重庆的房子包括楼房,内外墙都是用竹皮编的,里边是空心的,所以老鼠到处通行无阻,打也打不净。它们不光夜里出没,就是大白天也会在房间里钻来钻去,甚至有时还能看到它们沿着单股电线,像走钢丝似地从这幢楼房爬向另一幢楼房。人们对它们恨透了,但又没有办法对付它们。

   一少,就是重庆交通工具少。重庆是个山城,路窄阴雨多,出门就爬坡。没有公共汽车,也没有自行车,一般市民出行全靠两条腿。一切日用生活必需品,像柴、煤、米、面,包括各种建筑材料,全靠肩挑背扛。

   重庆市民特别能吃苦,有些妇女背上背着小孩还挑着担子叫卖或做工。尤其是在阴雨天,他们头戴斗笠,身披蓑衣,为了谋生真是风雨无阻,就是寒冷的冬天,他们光着脚板照样沿街叫卖或打工。

   尤其让人看不惯的是那些达官、大亨、贵夫人和小姐。他们身穿长袍马褂或华丽的旗袍,足蹬皮鞋,神气十足地坐在黄包车上。而那些拉车者则头戴斗笠、衣不蔽体,光着脚板奔走。上坡时,他们不但弯腰弓背,脚下用上吃奶的力气,一步一步很艰难地往前挨,下坡时还要一溜小跑,嘴里不住地唤着“来哟,来哟”,让人们给他让路,以免把人撞着。就这样,他们一天也挣不了多少钱,只能勉强糊口。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