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士成元功解密:随周恩来去国统区三次遇险

2016-11-14 14:24:00 人民网 分享
参与

   第三件是周副主席三次遇险

   第一次是较场口事件

   1946年1月31日,政治协商会议经过激烈的争论和斗争,在我方做出了很大让步之后达成协议,闭幕了。会议通过了政府组织、国民大会、民主建国、军事问题,以及宪法草案等五项决议。

   2月10日上午9时,重庆各界人士、社会团体和大专院校师生数千人,在较场口广场集会,庆祝政协会议成功,我代表团也去了一些人参加,周副主席因在家有约会未去。9点半钟左右,我去参加集会的同志气喘吁吁地跑回来报告说,较场口大会出事了。大会一开始,就有一个特务跳上主席台,自称是大会总主席,宣布大会开始,并将话筒扔下主席台。紧接着混在人群中的有组织的特务、暴徒,冲上主席台,推倒桌椅板凳,并挥舞棍棒大打出手,将大会主席李公朴、主席团成员,以及大会特邀代表郭沫若、马寅初、施复亮、李德全等人打伤,还打伤群众数十人。

   周副主席听了汇报后非常气愤,当即终止约会要去较场口,大家劝他不要去,说在混乱中即便去了也不一定能解决问题。周副主席说,特务横行,爱国人士被打,我不能看着不管呀。说罢喊上副官何谦、颜太龙就走。为安全起见,龙飞虎、朱友学带上驳壳枪也跟去了。邓大姐和我们焦急地等着,一个小时过去了,仍不见人回来。我们便打电话给新华日报营业部,让他们派人到较场口现场探听一下情况。20分钟后,营业部的人汇报说,较场口情况混乱,在现场未看见周副主席。邓大姐和我们提着心继续等待,一直等到11点多,周副主席终于回到了代表团驻地。他回到驻地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是国民党破坏政协刚刚达成的决议,是反苏反共的开始。下午,邓大姐召集龙飞虎、何谦和我开会,听取上午龙飞虎、何谦他们随周副主席去较场口情况的汇报。何谦说:我们赶到现场时,现场混乱不堪,特务、暴徒还在行凶打人。见我们去了,就像疯狗似地围了过来。周副主席下车后,愤怒地斥责那些特务、暴徒,谁让你们这样干的,是谁指使你们这样打人的?特务、暴徒们不但不听,有几个家伙反而掏出了手枪。在此情况下,我们四个人也掏出了枪对准特务,挡在周副主席面前,和那几个家伙冷眼相对,随时都有一触即发的可能。此时,周副主席却制止我们说,谁让你们这样做的?他们不讲理,我们要讲理嘛!只听那几个特务中的一个家伙说,他是周恩来。几个家伙一听周恩来的名字,似乎有所畏惧。冯玉祥将军的夫人李德全也是主席团成员。就在这时,冯玉祥副委员长得悉后赶来了,后面跟着全副武装人员的随车。代表团人员和红岩办事处去参加集会的人,也陆续赶来了。只听人群中传来一声长长的哨音,这是他们事先定好的暗号,那几个家伙和混在人群中的特务、暴徒,听到哨音一哄而散,逃之夭夭。

   几个家伙一溜,周副主席立即走上主席台,慰问被特务、暴徒打伤的李公朴、郭沫若、马寅初、施复亮。马寅初不但受了伤,身上的西服也被扒走了。周副主席气愤地说,这次流血事件不是偶然的,是国民党破坏政协决议的阴谋。你们的血不会白流,通过这次事件,全国人民会进一步看清国民党顽固派假和平真打内战的面目。然后让我们的同志尽快将李公朴等人送医院治疗。

   随后,周副主席乘车去宪兵司令部、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向他们提出强烈抗议,并要求他们惩办破坏集会的罪魁祸首和打人凶手……再后,又去医院看望了李公朴、郭沫若、马寅初、施复亮等人。

   听了何谦的汇报,邓大姐指示我们:国民党现在阴谋策划反苏反共,破坏政协决议,今天这个事件只是个开始。幸亏今天多去了几个人,才没有发生意外的问题。今后恩来去群众复杂的场合,你们一定要多去几个人,而且要和家里保持联系,今天和你们联系不上,把我急坏了。要向全体同志重申,要严格执行外出制度,外出必须坚持二人以上同行,不准单独行动。晚上尽量不外出,有紧急事情非外出不可,一定要提高警惕,保证安全。今天虽然我没去,但听了何谦同志的汇报后,甚为周副主席的安全担心。

   较场口事件后的第三天,2月12日下午4时,我们就收到了一封恐吓信。信是写给周副主席的亲启信。因为周副主席有规定,凡是他的亲启信件,别人不准随便拆。由于周副主席和邓大姐、陆定一、廖承志代表代表团去医院探望较场口事件受伤人员未归,秘书处的工作人员郑文同志,就把它交给了我。并说信里有东西。因是亲启信,我们不能拆。我接过来一看,只见信封上写着:“立交,周恩来亲启”几个字,右上方有三个“十”字,左下边是“10号”。我用手摸了摸,里边有块长圆形、一头尖一头平的硬金属,好像是子弹。我拿着去找龙飞虎,龙飞虎等几个人说,我们看过了,也说像子弹。由于是亲启信,按规定不能随便拆。天黑后,周副主席回到办公室,我把信交给了周副主席,并提醒他里边可能装有子弹。周副主席拆开信封,一粒子弹掉到了地板上。他一笑说,这又是特务搞的鬼。我把子弹拣起来说,交龙飞虎吧。周副主席说,先放一放吧。

   第二天,新华日报便登了那封恐吓信和信封及那粒子弹的照片。恐吓信的内容是:“恩来,你若要向蒋主席面谈这次事变,便请你尝尝这粒子弹之味!老实对你说,早就等你几回了。现在不干你,请你先看看谁的手段高明吧。”最后署名是“冠英”。里边提的“蒋主席”是指蒋介石。从这封恐吓信不难看出,当时国民党特务的活动是何等猖狂!

   第二次是反苏反共大游行

   较场口事件不过是国民党反动派反苏反共的开始,紧接着就是更大的公开的反苏反共活动。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国民党特务机关用金钱雇了一批暴徒,煽动和诱骗一些不明真相的学生,预谋于2月22日举行反苏反共大游行,冲砸我代表团驻地。事关重大,周副主席立即指示,代表团各处、室做好应急准备。

   21日晚,周副主席在代表团驻地楼下小会客室,再次召集代表团各处、室负责人开会,检查应急工作落实情况。当龙飞虎汇报说,一切我们都准备好了,我们地处居高临下的位置,有石灰,有开水,他们冲不进来。如果特务、暴徒冲进来,我们就用石灰和开水对付他们。周副主席当即批评说,胡闹嘛!现在情况变了,皖南事变时我们是八路军办事处,蒋介石一翻脸就不认你了。现在我们是他请来的谈判代表团,我们的人身安全他国民党有责任给予保护。我们是共产党干部,和特务、暴徒拼命不值得。这次应急准备是防备万一特务、暴徒冲进来,我们要及早把机密文件、电台转移,不能落在特务、暴徒手里。明天早饭后,几位领导同志要出去避一避,其他同志留在家里不动。会后,周副主席亲自给国民党谈判代表张治中打了电话。他在电话中说:文白先生(张治中字文白),明天你们指使组织的所谓东北难民请愿游行,想你已经知道了吧?所谓请愿实际上是反苏反共,破坏和谈的行动。他们计划冲击中共代表团驻地,如果我代表团驻地被冲击,人员和物资受到损失,就是国民党向全国人民宣布和谈破裂。希望文白先生采取措施,制止这次破坏和谈的游行活动。

   第二天早饭后,代表团几位主要领导都按计划外出了。周副主席又带上副官颜太龙、何谦去宪兵司令部找宪兵司令,要他对我代表团驻地加派岗哨。中午也没有回来。

   那天,周副主席等出门后,我和服务员孙福生、秘书处郑文三个人站在楼前的小平台上,居高临下地观察外边的动静。9时后来了一班宪兵,在我代表团驻地门外加了两个岗哨,其余的停在百米以外待命。

   9时半,游行队伍来到我代表团驻地门前,前边是20多个中学生,打着洋鼓,吹着洋号,后边的队伍稀稀拉拉,手里拿着五花八门的小旗。学生们唱着《义勇军进行曲》,群众队伍有喊反苏反共口号的,也有喊要苏军尽快撤出东北三省的。他们见门口有宪兵,没有敢冲击,派了两个年纪大些的把一封信交给我代表团传达室,队伍就离去了。当他们走过我代表团驻地不到100米的地方,我在平台上看得清清楚楚,有人站在路旁向一部分人发钱,很显然这一部分人是被特务雇用的。

   我代表团驻地因宪兵司令部派来了宪兵,没出什么事,但我新华日报社营业部却遭到了国民党特务和暴徒的袭击。他们闯进营业部,捣毁了门窗,打伤了多人,还将书报杂志扔到了大街上。

   事件发生后,当天晚上,周副主席就举行了记者招待会。会上首先由新华日报采访部主任石西民介绍了新华日报营业部被国民党特务打砸的经过,接着周副主席发表谈话,严厉谴责了国民党特务的暴行,指出这次事件与沧白堂、较场口的捣乱,都是国民党政府事前既未防范,事后也未采取措施,显然是国民党一手策划的,是国民党破坏和谈的铁证。最后,周副主席严正声明:中共始终为中国的和平、民主、建设的神圣事业而奋斗,决不会因这些反动分子捣乱破坏而退却。同时,向国民党提出强烈抗议,要求国民党惩办凶手,撤销特务机关,赔偿新华日报营业部的损失,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