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士成元功解密:随周恩来去国统区三次遇险

2016-11-14 14:24:00 人民网 分享
参与

   第三次是国民党特务企图打砸我代表团南京梅园新村驻地

   1946年初,旧政协会议后,国民党政府由抗战时的陪都重庆还都南京。此时国共第二次和谈尚未破裂,以周副主席为首的中共代表团,也于5月3日由重庆迁往南京梅园新村17号和30号。梅园新村30号原是私人别墅,面积不大,国民党特务在周围设了许多监视点,监视我代表团的活动。周副主席住30号,与30号一墙之隔的二层小楼,就是国民党特务的监视点,其周围还有四五处。

   当时的形势非常严峻,国民党反苏反共进攻解放区不断升级,比其在还都前还要猖狂。6月下旬,国民党特务网络了苏北许多逃亡地主和一些流氓地痞,打算在28日到我代表团驻地梅园新村游行请愿,并内定冲击和打砸我代表团驻地。27日,我们获悉这一情报后,周副主席于当天下午即召集紧急会议,进行严密部署。这次所谓苏北难民游行,又是国民党一手操纵策划的,是对我代表团的又一次挑衅,我们决不能掉以轻心,等闲视之。当前,国民党正在加紧反苏反共,大举进攻我解放区。三天前他们刚刚制造了下关惨案,现在又准备打砸我代表团驻地,是想逼我们撤走,然后制造谣言把国共两党和谈破裂的责任,转嫁到我们头上,我们要挫败他们,决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周副主席所说的下关惨案,即6月25日发生在南京下关火车站,国民党特务包围毒打马叙伦等人的事件。这年6月,国民党政府在美帝国主义支持下向解放区大举进攻,挑起全面内战,激起全国人民的愤怒。25日,上海工人、学生和各界人士10万人举行反对内战要求和平的游行示威,并推选马叙伦、盛丕华等11人为代表,奔赴南京向国民党政府请愿呼吁和平。代表们到达下关车站,一下火车即遭到国民党特务的包围毒打,马叙伦等多人受伤。

   接着,周副主席进行了部署。他说,电台和机密文件都要安全转移;代表团人员除留少数人看家外,其他分别有组织地去玄武湖、灵谷寺,有亲友的可以去投靠亲友,中午不要回来;将所谓苏北难民准备来梅园新村游行请愿,并准备打砸我代表团的情况,通知宪兵司令部,要求他们派人来保证代表团驻地的安全;告诉各新闻单位和有关方面,请他们关注事态的发展。

   当晚,周副主席又去17号院,对机要、军事、外事各组的落实情况逐一进行检查。我随周副主席走进17号院,正赶上17号院全体工作人员在食堂开会,布置第二天的行动。周副主席简要地讲了话,他再次强调,明天外出一定要三五个人一组,不得单独行动,而且要在下午3点钟以后回来。回来时先看看门上有没有彩旗,如有彩旗可进院。彩旗不在就说明出了问题,千万不可进院。

   第二天早饭后,大家按照周副主席的指示,三五人一组陆续外出,多数人去了玄武湖,少数人去了灵谷寺。周副主席则改变以往的习惯,起了个大早,饭后带着副官何谦和龙飞虎去了莫愁湖。中午在莫愁湖吃了午饭,下午去拜访美国特使马歇尔。

   这天,我和戈茂、张晓娃等四个人去的玄武湖。我们虽然呆在玄武湖,却一直惦记着家里,惦记着周副主席,特别是惦记着在家里留守的同志,生怕出什么意外。2月10日发生的较场口事件,三天前发生的下关惨案,无一不说明国民党特务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我们拎着心,好不容易挨到下午3点以后才从玄武湖往回返,直到走进梅园新村,远远地看到代表团驻地门楼上彩旗在风中猎猎飘扬,这才把心放下,大踏步地返回驻地。

   据留守的同志汇报,上午确有几百个所谓苏北难民在国民党特务的鼓动和指挥下,要搞所谓集会游行,由于上午宪兵司令部派来一个排的宪兵,新闻单位又来了十几名新闻记者,带着摄影机和照相机,等着这场闹剧上演。特别是国民党怕把事情闹大,控制不了局面,所以这些特务和所谓苏北难民,只在国府路东方中学集会,狂呼乱叫了一阵反动口号就解散了,没有来我代表团驻地冲击和打砸。

   这次所谓苏北难民集会游行和上一次由国民党特务组织的反苏反共大游行,企图冲击、打砸我代表团驻地的阴谋未能得逞,都是周副主席审时度势,采取果断措施的结果。当然,也充分展现了周副主席处理各类危难复杂问题的才能。(摘自《周恩来总理卫士长回忆录》中央文献出版社 成元功 著)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