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中哪位大将组建红色“御林军”拱卫延安?

2016-11-16 10:18:00 人民网 分享
参与

   毛泽东十分关注这支红色“御林军”的建设,他把关注的焦点放在“御林军教头”萧劲光身上。

   三

   1939年,八路军三五九旅接替了留守兵团一部分河防任务,延安兵力紧张的状况得到缓解,但接着发生的几件事却让萧劲光伤透了脑筋。延安女子大学有个女学员在延河边的石坎下洗衣服,留守兵团一个战士边走边踢路上的石头,不料,一块石头正巧打在那位女学员的头上。双方争执开来,女学员说那名战士是有意的,战士则声称是无意的,于是争吵不休。毛泽东听了汇报,很不高兴:“今后要立个规矩,军队和地方出了问题,军队首先要做检讨。军队和地方闹了矛盾,军队首先要做自我批评,事情就比较好办了。凡是处理内部的团结问题,都要这样做。”毛泽东的这一条,不仅为留守兵团立了“规矩”,也为后来的军队正规化和处理好军民关系确立了原则。

   第二件事是留守兵团的南方籍战士不懂陕北风俗。陕北人把棺木叫“板子”,有的南方战士在向群众家借门板搭铺时,总是开口闭口“借板子”,群众认为这是对他们的一种侮辱,闹得很不愉快。为此,萧劲光又挨了批评。而最让萧劲光感到委屈的,是以高岗为首的中共中央西北局向中央“奏了一本”,批评留守兵团不尊重西北局和地方政府,有闹独立性、本位主义、个人主义和违反纪律等问题。萧劲光知道西北局的意见主要来自高岗,部队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像没有经常向高岗等人汇报请示工作,政策观念不强,在生产上有时与民争利等等。对这些问题,萧劲光都主动承担了责任,但他对西北局抓住一些军政之间协调不够、军民之间偶有纠纷的问题如此上纲上线,甚至搞扩大化,说成是路线错误和军阀主义,与张国焘的“党军论”相提并论,感到很不满。他知道这完全是高岗在泄私愤。高岗曾任边区保安司令部的司令,成立留守兵团时,保安司令部隶属于留守兵团。因此,在一个时期里,萧劲光把对高岗的关系仅处理成一般的隶属关系。当时,修建延安飞机场的工程进度滞后,萧劲光让高岗去督促快些把机场修好,结果任务没完成,他对高岗发了火,当面训了一顿。后来,高岗成为了西北局领导。萧劲光当时认为,留守兵团属于中革军委直接领导,与西北局没有直接隶属关系,所以也没有经常向西北局报告工作。为此,毛泽东当面批评了萧劲光,要他尊重高岗,尊重地方政府,搞好军政关系。从那以后,萧劲光更加注重发展军地关系,维护内部团结,这对边区稳定产生了重要影响。

   四

   事隔几天,一个电话把萧劲光召到了毛泽东的住处杨家岭。

   萧劲光进屋时,毛泽东还躺在炕上批文件。萧劲光知道毛泽东一般晚上办公,上午休息。此时见他下午了还在炕上,以为他病了。

   “主席,你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叫医院来人看看?”萧劲光问道。

   毛泽东笑着指了指火墙旁正在烘烤着的湿棉裤说:“江青爱干净,把我唯一的一条棉裤洗了,我哪里起得了床哟!起来我就会光屁股。”

   萧劲光鼻子一酸。这就是拥有几十万党员和军队、并赢得了无数人民信赖的领袖啊!“主席,让你受这份苦我可担当不起啊。”萧劲光马上让毛泽东的警卫员到留守兵团领一床棉被和一套新棉衣。

   “不行,我不要。”毛泽东发火了,“劲光呀,你不是不知道,我生下来就是农村的娃,什么苦没吃过!我又不是洋面包养大的,干吗要特殊啊?”

   他让萧劲光坐下,然后一字一句地说:“有段古话不知你听没听过,叫愚公移山,愚公挖山不止,最后感动上帝,把山背走了。我们现在做的就是感动上帝的事呢!我现在如果搞特殊,人民群众就会不相信你,他们就会说你不是真革命者,是蒋介石,是皇帝……”

   萧劲光明白毛泽东的心情。5年之后,毛泽东在七大会议上重新讲这段话时,他听起来还是那么亲切。

   毛泽东接着说:“劲光啊,我希望你记住我的话,我不能搞特殊,你也不能搞。有些人不明白这一点,他今天多弄点油,明天多弄点鸡蛋,后天再弄套衣服,两三回之后就会成为习惯。但群众都有本账。这样搞下去,迟早要搞垮自己的。”一番教导之后,毛泽东才把话引入正题。

   “留守兵团的工作是不错的,但我们不能就此满足。我对你们留守兵团的要求要高一点。不然,别人会说你们眼皮子底下的军队就这个样子,军队就得不到群众的拥护。”“我们打的是游击战争,但军队不能是游击队游民队。你是喝过洋墨水的,我交给你一个任务。这几天我看了国民党发给部队的一些军事小册子,里面的内容都是封建法西斯的,都不行。你要在我们部队搞一套自己的东西。”

   说着,毛泽东顺手把国民党发的《步兵操典》、《野外勤务》、《作战指导纲要》交给萧劲光。萧劲光接受了这一重任。当时,部队有文化的人少,他只有自己动手写教材,先写出了夜间训练、防毒防空、轻重机枪的使用等教材,然后再从一般军事常识到单兵战术,理出了一个小册子。

   经过半年多的努力,萧劲光一边总结理论,一边组织实践,部队的军事技术有了很大提高。特别是开展的创造特等射手活动,取得了突出成绩。以步枪卧姿射击为例,1937年100米环靶,命中率只有47%,而1938年200米环靶射击,命中率就提高到87%。到了1939年,特等射手250米命中率为94%,每班至少有3名特等射手。

   中央领导和边区政府领导看了留守兵团的军事训练表演,几乎人人都很满意,只有毛泽东意犹未尽,告诉萧劲光这才是刚刚起步。为此,萧劲光又加了把劲。第二次兵团首长会议时,颁布了“建立正规军队制度的各种草案”,其中有“报告制度草则”、“建立汇报制度大纲”、“司令部工作报告大纲”、“平时起居时间规定”、“值班制度规定”、“关于干部提升及调动的规定”等等。1939年5月召开的留守兵团军事会议,在上述草案试行的基础上,进一步颁布了《内务条令》、《纪律条令》和《参谋工作条例》等。这些条令条例和制度的建立,使部队面貌大为改观。

   “有了法,就按法办事。”萧劲光把部队正规化工作一步步向前推进。

   1939年,留守兵团为了推广这些制度和原则,开设了一期又一期的训练班。先是骨干训练班、射手训练班和参谋训练班,最后发展到兵团首长参加的军事研讨班,形成了空前的学习军事的热潮。文化和军事知识的逐渐积累,使高级将领们开始用理论去解决现实问题。

   这正是毛泽东的用意所在。他的目的,就是要通过身边这块“试验田”既为陕甘宁边区铸造一支红色劲旅,又为未来建立正规化军队奠定了基础。萧劲光深知毛泽东的用意。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