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耀南: 被降职8次 地雷战王获“免死金牌”

2016-03-25 15:49:00 华声在线 分享
参与

王耀南少将

  导读 :1955年9月,授衔时王耀南只是一名少将,但他获得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特别是他在红军时期获得可终身免除死刑的二等红星奖章(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府规定终身免除死刑,相当于古代的免死金牌,现存军事博物馆)和红旗奖章,是他人难以相比的,是对他的最高奖赏和最高评价,也是对工兵(现工程兵)的最高肯定。

  幼年立志求真理

   江西萍乡上栗村,从古至今赫赫有名,因为这个村庄的不足百十户人家世世代代以生产鞭炮为生。1911年冬月,王耀南降生于这个村庄的一个鞭炮世 家,起名为冬伢子,小伙伴们都叫他南伢子。他聪明好学,5岁就开始跟着叔父们学习制作鞭炮,几年下来,就掌握了数十种烟花爆竹的配方,技术也很纯熟,在同 龄人中甚有出息。1919年,上栗村在制造鞭炮时候不慎引爆炸药,半个村子被夷为平地。王耀南和妹妹随着母亲,一路讨饭走到安源投靠父辈。

   当时,安源有个萍乡煤矿,是1889年中国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创建的。王耀南的父辈们在矿井下当放炮工,用繁重的劳动换取微薄的薪饷糊口。帝国主 义和官僚相互勾结,对工人进行残酷的剥削和压迫,把安源变成了人间地狱。安源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工人运动的策源地,是湘赣边秋收起义的主要爆发地之一,也 是中共湖南省委指挥暴动的军事中心。

   王耀南到了安源后开始跟随其父学习放炮,小小年纪担负着超乎寻常的劳动任务。1921年秋,中共成立不久,湖南支书毛泽东把发展工人运动作为工 作重点,到安源煤矿考察。他在井下与工人们促膝谈心。王耀南第一次见“穿衣服”(矿井下的工人只有三尺汗布,井下包头巾,井上遮羞布和回家洗澡布。没人穿 着衣服下井)的教书先生到井下,非常稀罕,于是坐在毛泽东身边,聆听教诲。毛泽东在井下给工人们传播革命道理,深入浅出的道理在王耀南幼小的心里点燃了革 命的火种。1922年,李立三创办了第一所路况工人补习学校,在教学中把科学文化与工人的日常生活结合起来,后来又秘密进行马克思主义启蒙教育,王耀南幼 小的心灵受到了强烈的震撼。

   1922年4月,安源煤矿和株萍铁路工人举行盛大的集会和游行以纪念国际劳动节。王耀南带领小伙伴们在矿井下以拉电闸、整监工、破坏一些劳动工 具设施,响应活动。于是中共将这些苦大仇深的矿工儿童组织起来成立了安源儿童团。儿童团员们秘密从事着当时成年人难以完成的任务。王耀南首当其冲。当时, 为了避开工头的追踪,工人们有时要在矿井下开会,儿童团员们就在门口放哨。一次,工头悄悄地到矿井下检查,王耀南机警地迎上去,大声喊道:“大叔,你来 啦!”工头骂道:“你喊什么喊?”说着抡起皮鞭就要打人。“你为啥打人啊?”喊声更大了。开会的人听到了王耀南发出的信号就立刻散开。在儿童团期间,王耀 南和小伙伴们成功地完成了多项任务。1922年安源大罢工开始,11岁的王耀南走在罢工队伍的最前列,带领17000多名工人高喊着惊天动地的口号“从前 是牛马,现在要做人”。他还带领着儿童团贴标语、糊旗子、撒传单、高唱《劳动歌》,悲壮的歌声响彻天空,歌词字字铿锵有力。刘少奇同志曾经多次说:“我在 安源领导大罢工取得胜利,全是依靠像王耀南这样的产业工人”。罢工在党的领导下,在全国的支持下取得了胜利,少年的王耀南也经受了斗争风雨的洗礼。

  金戈铁马驾狂飙

   王耀南的一生就是一部中国工兵史,因此同志们称他为工兵王。他精通爆破、架桥,曾被同志们亲切地称为红军架桥王、坑道爆破王、工程构筑王、地雷战王。纵观王耀南的成长和战争史,这些称号的确名副其实。

   1930年,王耀南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就接到了筹建工兵连的命令。朱德亲自向王耀南交代组建工兵连的任务,王耀南任工兵连连长。成立工兵连时,朱德说:“工兵很重要,一千年以前就有了。工兵逢山开路,遇水架桥,这个任务很光荣,也很艰巨。”

   7月,王耀南率队赶往江西南昌。工兵报到后,彭德怀亲自督阵在浏阳河上架通浮桥。红三军团在长沙附近七里巷、乌梅岭受阻,彭德怀命红八军顺浏阳 河下杉木港迂回到敌人后部。工兵连被加强给红八军。王耀南向军长何长工请命任敢死队队长,率船头架有机枪的几条船利用机枪火力和土手榴弹冲破了敌人河防, 红八军绕到敌人背后击退了敌人。工兵队利用红八军乘坐的船只奉彭德怀命令在东渡屯架设浮桥。当晚王耀南指挥敢死队炸开了长沙城门,午夜红三军团便占领长 沙。战后,省委特派员却以王耀南未带领3000工兵参战为由,将他降职为伙夫班长,而政委杨明因为王耀南被降为连指导员。

   8月,工兵团奉命再次攻打长沙,王耀南再次被任命为连长。此时工兵队仅剩下一个连队。红一方面军参谋长命令王耀南率工兵炸开长沙浏阳城门外铁丝 网和鹿寨。但是他们不知道铁丝网上有高压电,指导员杨明触电身亡,其他战士为了抢救指导员全部牺牲。王耀南仔细研究爆破电网方法,排除爆破组炸开电网,红 军屡攻长沙不克,退出战斗。王耀南身负重伤,在小河村修养。但是他的伤还未痊愈,就奉命率队于11月2日前在罗坊架通浮桥,接应红三军团南渡袁水。经勘 查,王耀南认为短时间内修补严重腐朽的木码头太困难,提出了修石码头的建议,他带领工兵奋战两昼夜,建成了石码头,架通了浮桥。

   此后王耀南参加了5次反围剿,第3次反围剿结束后,王耀南于1932年1月率工兵连参加赣州战役。根据陈毅的指示,王耀南负责指挥工兵连挖掘 10余条坑道。第1次坑道爆破时,因观察爆破效果后才发起进攻而贻误了战机;第2次爆破时,红二师不肯将部队撤出危险区,担心再次贻误战机。红五团团长叶 长庚命令敢死队向城墙前运动,王耀南向三军团首长解释不能这么做,但是总部命令:工兵必须按时起爆,否则以违反战场纪律论处。第一炸点起爆,敢死队员全部 牺牲。第二炸点起爆,为工兵担任掩护的莫文骅连队阵亡70%。王耀南奉命组织挖掘坑道,敌方工兵利用坑道与我工兵对抗。敌主力一部利用坑道从赣州城里出 击,袭击红一指挥部,俘虏师长侯忠英。红一师腹部受敌,仓促撤出阵地。但是未及时通知在坑道中作业的工兵。王耀南等在坑道里死守,坚决不做俘虏,直到红十 五军组织反击,将敌人赶进赣州城,才将坑道中负伤的王耀南等救出。此次战役中,王耀南深深地体会到,工兵在坑道作业时必须携带武器,坑道光能防不能打是不 行的。坑道内必须挖掘战斗交通道,以防不测。王耀南就是这样在战争中学习战争。

  长征路上架桥王

   1934年,王耀南率工兵营奉命从石城前线经三角地急行军,于12日按时赶到了于都河边。周恩来亲任总指挥,征集杉杆、门板和船只等驾桥材料。 王耀南对架桥点、河川情况进行实地勘察,挑选了10个架桥点,决定在花桥、潭头圩、赖宫庙、大坪心、峡山圩架5座桥。在深水区的王耀南指挥战士用民船做桥 脚,杉杆当桥桁,铺上门板结构呈浮桥。刚开始架桥的时候,因为河面太宽,指挥船进入桥轴线很难,特别是夜间作业,河水声音大,指挥员的口令听不清,旗语看 不见。于是王耀南想出了一个主意,在每个船上挂一盏马灯,这样就解决了船偏离的问题,加快了架桥速度。他们在浅水区打木桩做桥脚,虽然征集了不少的架桥材 料,但是仍然不够。苏维埃政府和当地老乡大力支援。一位曹大爷献出了自己的寿材做了桥板。17日,王耀南接到了命令,红四团到达后立刻过桥,不得延误,其 他各部必须让路。不久,耿彪带领的红四军团赶到渡口,迅速过桥。王耀南等人奉命在桥头进行宣传和保障工作。

   10月18日,毛泽东从王耀南所带领的工兵营建设的桥上过河,中央红军开始二万五千里长征。

   12月,他又在乌江为朱德队伍架设浮桥,使其队伍顺利过江,王耀南得到了全军通令嘉奖。遵义会议后,王耀南在红军四渡赤水的时候,仅用2个月的 时间,指挥工兵连克服重重困难,架起了10余座桥,大破天门洞架通赤水河,再次获得全军通令嘉奖,并且被毛泽东称为工兵专家。红军三渡赤水后,敌人继续围 追堵截,处境非常困难,何去何从?一时间没了办法,毛泽东想到了王耀南,便对总参谋长刘伯承说:“部队当前的首要问题是过河,太平度的桥是否还在,你亲自 找工兵专家王耀南同志谈一谈。”王耀南接到命令后,立刻赶到太平度和二郎滩护桥守桥,保障了红军顺利渡过了赤水河。战后,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对毛主席说: “只要王耀南有烟抽,红军没有过不去的坡,只要王耀南有酒喝,红军没有过不去的河。”

   长征中爬雪山过草地也有着王耀南的功劳。王耀南带领全连在雪山上修桥铺路,为全军开道,700里的雪山路途中留下了许多工兵指战员的遗体。王耀南曾为了缅怀长征中的工兵士兵们写下了“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挽联。

   长征结束时,只剩一个工兵连了。红军工兵在长征中的伤亡和贡献可想而知。王耀南在长征中的重大贡献不言而喻,无愧于同志们送给他的“五个王”的称号。

  地雷烽火燃沙场

   同志们封给他的五王称号中其中一王是“地雷战王”。作为中国革命史上工兵连的创始人,一生为工兵事业而奋斗,王耀南最大的贡献莫过于创造、完善并推广了地雷战。“地雷战”为人民战争创造了又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战法。

   1941年2月,彭德怀命令王耀南指挥构筑黄崖洞兵工厂防御工程,并且批准王耀南可以大规模的使用地雷和构筑大量永备工事的方案,组织工厂研制 和大量生产地雷、滚雷等土装备。于是王耀南提出了“在厂区布地雷阵打击进入兵工厂敌军”的方案。此时,王耀南认为地雷战术基本成型。他经常带着八路军在总 部驻地农家小院里演戏民兵如何布阵打击日寇。王耀南完善了演习方案以后,彭德怀指示他开始推广地雷战,牵制日军对根据地的进攻。于是王耀南开始带领工兵干 部通过演话剧的方式推广地雷战。一名民兵在掌握战术后,在一次战斗中,因为埋设地雷炸死了日军大佐和少佐各一人,立了头功。王耀南为了节省制雷成本,提出 了凿石头做雷壳,造最便宜地雷的方案。他在演练过程中意识到,地雷战关键在于怎么埋地雷。地雷战术还需要进一步改进,不光在特务团推广,还要在部队中,甚 至是游击队中推广。于是向领导建议广泛地推广地雷战。

   因为过去布雷只是一个武器应用的问题,地雷价值昂贵,并非埋在地下的全部地雷都能起到作用,所以无法在一般的战斗中使用,谈不上普遍应用,更谈 不上推广,但是左权认为王耀南的建议很好,于是他要求王耀南试着做几次战例,提出具体方案,然后再广泛推广。王耀南开始集训部队和干部开始推广地雷战,得 到了刘伯承的大力支持。他总是亲力亲为,教他们搞火药和引信装置,教给他们埋设地雷的地点时间,如何防止地雷误伤群众和牲畜。

   1941年冬天,聂荣臻向朱德请调王耀南到晋察冀推广地雷战。王耀南奉命前往。他到达后立刻投入工作,先给司令员和领导说明了日军的“照妖镜” 是探雷器,向他们介绍了探雷器的工作原理和性能,提出把地雷的起爆装置和老鼠夹子相连接,用马尾当绊索等办法反日军排雷。当时由于日军在中原大修碉堡,修 建网状公路,反复进行扫荡,冀中形势十分严峻。冀中军区和机关部队撤进太行山区。王耀南提出了改造地形,由此产生了地道战。他带领民兵挖“蛤蟆蹲”、菜 窖、地窑子,并把它们串通藏身。

   此时他接到通报,我军驻郭庄和大陈庄的部队情报有误,在东王庄方向布雷,结果老百姓往定县方向撤退时,踩响地雷,死伤多人。王耀南要求军区发训 令,各部队、游击队、民兵只有看到日军确实在运动才能安装地雷激发装置,警报解除后,有安装人员拆除未引爆的地雷击发装置。后来这一训令传来传去,成为 “不见鬼子不挂弦”的佳话。

   王耀南是个很谦虚的人,在反扫荡后期,他率部追杀敌后卫,清除了进入根据地的日伪军和汉奸。根据军区首长指示,在二分区的要求下,王耀南留在了 二分区宣传地雷战和地道战。但是他始终谦虚道:“地雷和地道不是我发明的,我只不过是利用自己20多年的爆破和挖洞子的经历提出了地雷战和地道战的战 术。”他提请二分区和四分区共同组织民兵联防,监视敌军行动,提出搞“地道战”要因地制宜,在山区和靠近山区的敌方要很好的利用地形,隐蔽自己消灭敌人。

   敌人对王耀南怕得要死,还曾经在电台广播里造谣说,“皇军扫荡消灭了八路军三分区机关,活捉了司令员王耀南”。企图以此动摇游击队的抗日决心。结果被当地的老百姓当成了天大的笑话。

   1947年11月22日,王耀南奉命前往运城前线,在朱德“勇敢加技术”的指示下,结合石门战役的经验,协助完成指挥攻克运城的任务。王耀南根 据二攻运程不克的教训提出了不能把工兵当敢死队用,应让工兵指导步兵学会土工作业和爆破,强调应克制旅、团指挥员急于进攻的急躁情绪,疏于工程保障的做 法;提倡一线部队多流汗,少流血。他完成了运城战役作战计划后报批徐向前等首长,军委复电同意。12月17日夜里,主力开进,扫清了外围障碍,25日总攻 开始。敌守军在飞机的掩护下拼死抵抗,胡宗南从南线排除援兵,大举渡过黄河,我军南部告急。王耀南适时地提出了派小部队嵌入护城壕挖短坑道,炸开城墙的险 招。结果27日爆破成功,28日运城解放。

   1948年2月,徐向前到达翼城指挥临汾战役,王耀南汲取了运城之战的经验教训,根据临汾城墙坚厚、碉堡坚固的实际情况,建议加强部队训练。徐 向前亲自召开了营以上千人干部会议,号召大练兵。3月6日,徐向前命令发起临汾战役。敌机不断轰炸我军前沿阵地,临汾守敌工兵又挖了大量的坑道,防止我军 攻城和挖坑道破城。战役在空中、地面、地下展开。4月15日,临汾前线坑道挖掘工作全面展开,仅东城就开挖了15条作战坑道和60条掩护坑道。5月18 日,历时72天的临汾战役胜利结束。1948年6月1日,临汾战役胜利后的第13天,毛主席在《关于辽沈战役的电报》中高度评价了临汾战役:“徐向前同志 指挥之临汾战役,我以9个旅(其中只有2个旅有攻城经验),攻敌2个正规旅及其他杂部共约2万人,费去72天时间,付出15000人的伤亡,终于攻克。我 军9个旅(约7万人)都取得攻坚城的经验,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大胜利。临汾阵地是很坚固的,敌人非常顽强。敌我两军攻防之主要方法是地道斗争。我军用多数地 道进攻,敌军亦用多数地道破坏我之地道,双方都随时总结经验,结果我用地道下之地道获胜”。

   从1951到1952年,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3次命令王耀南到朝鲜负责解决志愿军的防空和防重炮问题,王耀南根据平原地道战的战术提出山地坑道 战的战术,解决了志愿军防空和防重炮的问题,在巩固我军三八线的山地防御战中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1953年7月朝鲜停战后,整个三八线山体已经基本掏 空,彻底解决了一线山地部队的屯兵、养兵、作战进攻与作战防御问题,甚至可以抗敌重磅炸弹和8英寸(200毫米)口径重炮的轰击,我军每日每个军阵亡人数 已由80人降为2~3人。地下坑道被部队誉为“打不垮,炸不烂的地下钢铁长城”。

  地雷地道上荧幕

   根据总参谋部的指示,王耀南组织作家和艺术家将抗日战争中的“地雷战”和“地道战”的战例改编成有故事情节的军事教学片。他在影片中担任领导小 组组长、军事顾问、军事指导。影片中的所有情节都取之于当年的实际战斗,由于受影片长度的限制,还有许多故事没有得到反映,但人民战争的基本思想得到了体 现。

   《地道战》是上世纪60年代中国战争电影的经典之作。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这部电影曾被作为“人民战争”教学片。从1966年至1970年,全国只放三部电影:《地道战》、《南征北战》、《地雷战》。但这两部电影,像王耀南的一生一样走得坎坷,经历了一席波折。

   1966年2月,江青在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点名批评了10余部电影,其中包括《地雷战》和《地道战》。王耀南深感事关重大,他向中共中央办公 厅请求面见毛泽东陈述自己的意见。中共中央办公厅安排他和江青面谈,他在江青办公处据理力争:“《地雷战》、《地道战》影片是贯彻毛主席人民战争思想和 《论持久战》的精神;这是抗日战争时期真实战例的汇编;影片是我自己组织指挥的,是工程兵部队和民兵进行训练的军事教材,不是故事片,与作家、演职人员没 有关系。”

   江青最后无可奈何地让了老将军一步,说到:“你们这些将军只晓得打仗,不懂得艺术。会议上我是批评有些影片的艺术水平差,线条太粗,才点了《地 雷战》、《地道战》的名。”江青对总政的负责同志说:“既然王耀南同志再三强调这两部影片是军事教学片,那你们回把片头剪去,注明是军事教学片,继续放 映。”当时敢对江青坦诚相争的将军为数不多,王耀南便是其中之一,可见其为人正直坦率。

   1966年8月,审查《毛主席去安源》的油画时,对油画的图注是:“毛泽东1920年到安源”,并说毛主席在建党以前就曾去过安源做工人运动。 王耀南当即提出异议:“毛主席1920年没有去过安源。1921年秋毛主席去的安源。”他认为应该实事求是。他在博物馆打电话请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 到毛主席处核实。主席后来答复说:王耀南同志的回忆是正确的。

  呕心沥血工兵王

   1984年11月3日6时25分,王耀南彻底地离开了他钟爱的工程兵部队和事业。王耀南长期在工程兵部队和领导机关任职,在长期革命斗争的实践 中积累了丰富的工兵知识和工作经验。他不仅为组建工程兵部队作出了重大贡献,还对工程兵部队的革命化和现代化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王耀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 生,战斗的一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他对革命事业忠心耿耿,有坚强的党性和英勇奋战的优秀品质。他尊重领导,团结同志,爱护战士,晚年仍为“四 化”建设而奋斗,受到部队广大指战员的爱戴。

   王耀南一生堪为悲壮!他参加过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及随后的三湾改编,井冈山斗争、五次反围剿、二万五千里长征;从井冈山到抗美援朝他参加战斗 达300余次,5次负重伤,却从不退却;1939年6月与日军川口遭遇战,他3次9处负伤,曾连续8次获得全军通令嘉奖,毛主席派江青持亲笔信前往慰问, 信中称王耀南是“民族英雄”。江青代表毛主席把正面铸有“民族英雄”四个字的八路军战伤证章授予王耀南。

   虽然他资格老,战功卓著,伤痕累累,可能因工兵是个辅助兵种,也可能因他文化较低,刚直暴烈,8次降职。1955年9月,授衔时他只是一名少 将,但他获得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特别是他在红军时期获得可终身免除死刑的二等红星奖章(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府规定终身免除死 刑,相当于古代的免死金牌,现存军事博物馆)和红旗奖章,是他人难以相比的,是对他的最高奖赏和最高评价,也是对工兵(现工程兵)的最高肯定。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