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忆中苏论战:回头看双方都讲了许多空话

2016-04-06 08:46:00 百年潮 分享
参与

  在正式访苏之前,根据军委常委会议的精神,刘华清于5月3日召集丁衡高、林宗棠、李岚清等同志,以及四总部有关领导同志,专门研究了与苏联开展军事技术合作问题。在这次会议上,明确了中苏军事技术合作混合委员会中方人员组成、访苏代表团的组成、主要任务、与苏联的合作方式、经费来源等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内容是决定在访问苏联时,签订两国开展军事技术合作的协议,并与苏方商谈购买苏-27飞机及其相关技术,以及探讨多种合作方式和支付方式。经中央批准后,开始按计划实施。

  1990年5月31日,刘华清率中国代表团访苏。这次访问,是中苏关系中断30年后,两国军队高层领导的首次交往。对此,苏方给予高度重视,多次谈判都进行得很顺利,气氛也非常友好。会谈后,刘华清与别洛乌索夫分别代表中苏两国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政府关于在国防科学、技术和工业领域合作的协议》,标志着中苏两国在军事技术合作方面有了重大突破。

  可是,意想不到的是,向中国出售苏-27飞机问题引起了苏联军方的强烈反对。为此,戈尔巴乔夫一方面力排军方的压力,一方面做了大量说服工作。最后,终于统一了各方意见,并决定以苏联政府的名义向中国提供苏-27飞机及有关配套技术。在中国代表团结束访问之前,别洛乌索夫向刘华清透露,苏联政府已原则同意向中国出售苏-27飞机,并准备在下半年召开第二次混委会。这有些出乎中方的意料,没想到苏联政府对这项军事技术合作答复得这样快。由此可见,苏联方面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

  刘华清回国后,立即向军委常委会议汇报了访苏情况,并对加强与苏联的军事技术合作问题提出具体建议。很快,中央军委于6月30日召开常务会议,再次研究进口苏联战斗机问题。在会上,传达了正在住院的军委副主席杨尚昆的书面意见:同意从苏联进口一些飞机,以应当前急需,但不要多买,要买还是买苏-27,它的发动机比较好。这次会议决定,原则同意进口苏联战斗机。当刘华清向军委主席江泽民汇报了访苏情况和军委会议情况后,江泽民仔细询问了苏联空军的装备性能,以及国内飞机的研制和经费等情况后,同意这次军委会议讨论的事项。他对刘华清说:尚昆同志的意见是好的。讲的原则,我都同意。

  随后,总参谋部装备部部长率中国军事代表团赴苏,主要对苏-27飞机进行专项技术考察,并摸清飞机的技术状态和作战使用特点,以及苏方向中方提供飞机的商务条件。

  10月25日,别洛乌索夫应邀率领苏联政府代表团到达北京。当天下午,中方就在钓鱼台举行了第二次中苏政府间军事技术合作混合委员会会议。在会谈中,刘华清首先重申了中国政府对发展中苏友好关系的立场,接着向苏方通报了中国当时的政治经济形势,最后着重就中苏军事技术合作的有关问题向别洛乌索夫表明了中方态度。并希望双方采取灵活多样的方式,积极开展军事技术方面的合作与交流。别洛乌索夫也向中方介绍了苏联国内当时的形势。在谈到苏中军事技术合作时,他介绍说,苏联政府做出向中国提供苏-27飞机的决定是相当不容易的。关于向中国提供飞机技术及开展军事技术合作与交流问题,可由双方对口部门进一步商谈。10月27日,李鹏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了别洛乌索夫率领的苏联政府代表团。别洛乌索夫在听取李鹏关于中国改革开放的情况介绍后,表明了苏方有关苏中两国经济、军事、技术合作的态度。他说,苏方对加强同中国的经济技术合作是有诚意的。服务和发展苏中关系,不仅有利于苏中两国人民,而且有利于世界和平。苏联领导人同意向中国出售苏-27飞机,是为了体现对中国的感情。随后,又经过多次会谈,双方终于达成一致意见。11月1日上午,双方签署《中苏政府间军事技术合作混合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纪要》。

  然而,这时苏联国内政局急剧动荡,给刚起步的中苏军事技术合作带来阴影。好在苏方代表团于1990年12月如期来华继续商谈。尽管这次商谈进行得非常艰难,但最后双方还是缩小差距,达成共识。并于12月28日,双方在北京国贸大厦签订了苏联向中国提供若干架苏-27飞机的合同,使中苏军事技术合作终于进入到具体实施阶段。但苏联政局动荡愈演愈烈,使刚刚开始的中苏军事技术合作变得非常脆弱,尽管双方已经签订合同,也随时可能变成一纸空文。仅过一年时间,1991年12月,苏联宣告解体。中苏一切军事技术合作项目都随之搁浅。

  值得庆幸的是,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继承了苏联的大部分遗产,也承担了一切条约债务方面的全部责任。这样一来,中国与苏联的军事技术合作得以继续。回顾中国与苏联两国军事技术合作历史,尽管出现过许多波折,但总体上还是以友好合作为主流的,这主要是由双方共同的战略利益所决定的。因此,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以至于将来,我们都不能忘记苏联对中国的援助。 (作者为空军某部原政委)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