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为何四次“批判”社会主义老战友铁托?

2016-04-18 08:32:00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分享
参与

   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后,斯大林基于苏联国家安全利益考虑,试图控制东欧各国,以便把这些国家变为苏联的缓冲国,结果加深了苏联同南斯拉夫的矛盾。铁托后来在谈到苏南冲突时说:“对于像我们这样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来说,任何时候都不能同意充当别国的卫星国,或者屈服于人。”无独有偶,1949年4月,《西行漫记》的作者、美国作家埃德加·斯诺发表了《中国会成为莫斯科的卫星国吗?》一文。斯诺直言不讳,在文章中索性把毛泽东比作铁托,并且断言:“中国将成为一个共产党治理下,不跟莫斯科指挥棒转的大国。”斯诺的文章,使斯大林更加怀疑毛泽东是“半个铁托”。关于这一点,在1949年12月毛泽东访问莫斯科时得到了验证。

   1956年4月25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说:斯大林对中国做了一些错事,“解放战争时期,先是不准革命,说是如果打内战,中华民族有毁灭的危险。仗打起来,对我们半信半疑。仗打胜了,又怀疑我们是铁托式的胜利。”那么,毛泽东何时才摘下了“半个铁托的帽子呢”?毛泽东说,那是在抗美援朝开始后,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打击美帝国主义,斯大林开始放心了,“觉得我们不是半个铁托,是国际主义者,是真正的共产党”。

   说实话,1948年毛泽东对铁托的批评是言不由衷的。斯大林逝世后,毛泽东承认中国当年不应该批评铁托。1956年9月24日,毛泽东在与参加中共八大的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代表团谈话时道出了当年批评铁托的苦衷。他说,那时我们不听斯大林的话不行,“苏联提出这样的意见,我们不同意也很难办”。因为“当时有人说世界上有两个铁托,一个在南斯拉夫,一个在中国”。毛泽东还对南共代表团说:“我们过去对不起你们,欠了你们的账。杀人偿命,欠债还钱。”“1948年我们写文章批评你们。其实也不应该采取这种方式,该和你们商量。假如你们有些观点是错了,可以向你们谈,由你们自己来批评,不必那样急。”毛泽东认为,在报纸上批评外国的党,成功的例子很少。这次事件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来说,留下了深刻的历史教训。

  

   毛泽东虽然承认他过去批评铁托有不妥之处,但这并不意味着毛泽东同铁托之间的隔阂就从此消除了。由于毛泽东和铁托在对斯大林以及社会主义建设等若干问题的认识上存在较大分歧,所以,在赫鲁晓夫于苏共二十大上批评斯大林后,特别是在波兰匈牙利事件发生之后,毛泽东和铁托的关系又紧张起来,其导火线就是铁托的普拉演讲。

   1956年11月11日,铁托在南斯拉夫海滨城市普拉向伊斯特里亚的共产主义者联盟积极分子发表了一场演讲,这就是著名的普拉演讲。在演讲中,铁托谈到了波兰和匈牙利事件发生的根源,对苏联在这两个事件中的表现既作了肯定,又提出了批评。铁托还说,赫鲁晓夫虽然批评了斯大林的个人崇拜,但问题不仅仅是个人崇拜,而是“使得个人崇拜得以产生的制度”。此外,铁托还指出,在苏联和各国共产党内都存在一种“斯大林主义”的倾向和“斯大林主义分子”,并对此进行了抨击,甚至号召把各国的“斯大林主义分子”赶下台。铁托的演讲,在国际社会掀起轩然大波,也引起了毛泽东的高度关注。

   毛泽东认为,对待斯大林,既要肯定他的成绩,又要批评他的错误。11月15日,也就是铁托发表普拉演讲的第四天,毛泽东在中共八届二中全会上说,我看有两把刀子,一把是列宁,一把是斯大林。现在,斯大林这把刀子,赫鲁晓夫丢掉了。于是铁托就拿起这把刀子杀人,大反“斯大林主义”。这把刀子我们中国没有丢,我们是:第一,保护斯大林;第二,批评斯大林。

   铁托的普拉演讲,实际上把如何评价斯大林的问题再次摆在了中国共产党面前。11月25日至29日,中共中央连续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着重讨论铁托的普拉演讲,特别是他提出的反“斯大林主义”和反“斯大林主义分子”问题。与会者认为,铁托的说法完全搬用了西方资产阶级对共产党的污蔑,这是西方分裂共产党、分裂社会主义阵营的恶毒做法。针对铁托提出的“斯大林主义”和“斯大林主义分子”问题,毛泽东在会上谈了他的理解。他说:“所谓斯大林主义,就是斯大林生前的思想和观点。所谓斯大林主义分子,无非是指赞同斯大林观点的人。”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