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年中国代表团首次出席联大遭遇意想不到

2016-05-05 08:35:00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分享
参与

   毛泽东突然改变初衷 决定派代表团前往联合国

   1971年10月27日早晨,欧美司司长章文晋看到联合国秘书长吴丹给“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的来电。电文称:“先生,我荣幸地通知你,10月25日举行的联合国大会第1976次会议上,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通过了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并把‘中华民国’的代表从联合国及所属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顺致最崇高的敬意。”外交部党委开会,就答复吴丹的来电进行了研究。会议一致同意暂不派代表团去联大,并决定立即写报告,请示中央。

   10月27日晚9点,周恩来、叶剑英、姬鹏飞、乔冠华、熊向晖、章文晋等人一起来到毛泽东的住处。大家进屋后,坐在沙发上的毛泽东满面笑容地指指在美国出生的唐闻生说:“小唐呀!密斯南希·唐,你的国家失败了呀,看你怎么办哪。”说完,大家都笑了起来。随即,毛泽东又问:“恩来啊,你们讨论的怎么样了?是去还是不去?怎么去?派谁去?”“报告主席,同志们争论得比较热烈,但大家顾虑重重,党组的意见是暂不派团去……”不等总理讲完,毛泽东就笑着打断说:“要去。为什么不去?马上就组团去。这是非洲黑人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不去就脱离群众了。我过去讲过,不急于进联合国,那是老皇历喽,现在不算数了。”接着,周恩来又说:“我们刚才开过会,都认为这次联大解决得干脆、彻底,没有留下后遗症。只是我们毫无准备。我们临时想了个主意,让熊向晖带几个人先去联合国,作为先遣人员,就地了解情况,进行准备。”话音刚落,毛泽东就说:“那倒不必喽!联合国秘书长不是来电报了吗?我们要派代表团去。让乔老爷当团长……派谁参加安理会,你们再研究。”周恩来回答说:“就让黄华当副团长,留在联合国当常驻安理会的代表。”毛泽东说:“黄华到加拿大当大使还不到4个月,现在就调走,人家可能不高兴咧。”周恩来很有把握地说:“做做工作,加拿大政府会理解的。”毛泽东马上说:“好!那就这么办。”

   沉默一会儿后,毛泽东说:“今年有两大胜利,一个是林彪,一个是联合国。这两大胜利,我都没有想到。林彪搞鬼,我有觉察,就是没有想到他跑外国,更没有想到他坐的那架三叉戟飞机,摔在外蒙古,折戟沉沙。对联合国,我的护士长吴旭君是专家。她对阿尔巴尼亚那些国家的提案有研究。这些日子她常常对我说,联合国能通过。我说,通不过。她说,能;我说,不能。你们看,还是她说对了。”随即,毛泽东又风趣地说:“我对美国的那根指挥棒,还有那么多的迷信呢。”大家又是一阵欢笑。

   接着,毛泽东一边拿起外交部国际司报送的材料,一边欣喜地说道:“这次英国法国荷兰、比利时、加拿大、意大利,都当了‘红卫兵’,造美国的反,在联合国投我们的票。葡萄牙也当了‘红卫兵’。欧洲国家当中,只有马耳他投了反对票,希腊卢森堡和弗朗哥的西班牙投了弃权票。投赞成票的,亚洲国家19个;非洲国家26个;拉丁美洲是美国的‘后院’,只有古巴智利同我们建交。这次居然有7个国家投我们的票,美国的‘后院’起火,这可是一件大事。131个会员国,赞成票76,17票弃权,反对票只有35。表决结果一宣布,唱歌呀,欢呼呀,还有人拍桌子。拍桌子是什么意思?”周恩来笑着解释说:“在会场拍桌子,表示极为高兴。”毛泽东感叹地说:“是呀!那么多国家欢迎我们,再不派代表团去,那就没有道理了。”

   随后,毛泽东又意味深长地说:毫无准备怎么办?我讲过,不打无准备之仗。但我也讲过,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现在请总理挂帅,抓紧准备,最重要的是在联合国大会的第一篇发言。1950年,我们还是“花果山时代”,你(指乔冠华)跟伍修权去了趟联合国。伍修权在安理会的讲话,题目叫作“控诉美国武装侵略中国领土台湾”。控诉就是告状,告“玉皇大帝”的状。那个时候“玉皇大帝”神气十足,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现在不同了,“玉皇大帝”也要光临“花果山”了。这次你们去,不是去告状,也不是去跟美国吵架,而是去伸张正义,长世界人民的志气,灭超级大国的威风。给反对外来干涉、侵略、控制的国家呐喊声援。第一篇发言就要讲出这个气概。

   接着,毛泽东又提醒大家说:“不要被胜利冲昏头脑。今年联合国打的这一胜仗,主要是我们的各国朋友帮我们打的。我们没有理由翘尾巴……你们去联合国,困难很多,要‘以勇为本’,更要注意‘为将当有怯弱时’。代表团长就是‘将’,不要被胜利冲昏头脑。”同时,毛泽东还说:“谨慎不是谨小慎微。看准了的,该说就说,该做就做。要求把一切都调查清楚再说话,那就永远不能说话,永远不能办事。了解到主要情况、本质情况,就可以作出判断,就应该下决心。送你们两句话,一句是我写的: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另一句是田家英帮我写的: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

   最后,毛泽东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和美国对骂了20多年,彼此早已形成隔阂,互不来往,互相戒备,互相敌视。现在突然有个去纽约的机会,要派代表团到美国的心脏里去,到不受欢迎的敌对国家里去开展多边工作。这不仅会使去的人心有余悸,不去的人也为之担忧和顾虑。恩来你马上发电报给黄镇的助手,让他转告基辛格,我们的代表团在美国期间,美国政府必须保证安全。如果出了问题,唯美国政府是问。明天代表团出发,在北京的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党政军各部门负责人,再加上几千名群众,到机场欢送,要大张旗鼓地热烈欢送。也通知外国使馆,去不去由他们自己决定。

   根据毛泽东的这一指示,很快由外交部核心组提名,经中央批准:任命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席联合国第26届大会代表团团长,副团长为黄华,代表有符浩、熊向晖、陈楚,副代表为唐明照、安致远、王海容、邢松鹢、张永宽。同时黄华还被任命为中国常驻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代表,陈楚为副代表。10月27日,周恩来在接见美国友好人士谢伟斯和夫人时说:那天联合国的表决完全出乎意外。我们没有派一个人去活动,而且提案是由地中海两岸的两个国家带头的。10月28日晚11时10分,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会见日本《朝日新闻》东京总社编辑局长后藤基夫等人时,周恩来说:“我们这次没有料到阿尔巴尼亚和阿尔及利亚等23个国家的提案会被通过,而且是以压倒多数,就是超过三分之二的多数被通过。美国的计算机失灵了,这对美国政府是个意外,对中国政府也是出乎意料。”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