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1年中国代表团首次出席联大遭遇意想不到

2016-05-05 08:35:00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分享
参与

   中国代表团前往联合国途中的意想不到

   1971年11月9日上午9点30分,中国出席联合国第26届大会的代表都到了首都机场贵宾室。在这庄严的时刻,周恩来率领在北京的政治局委员来到贵宾室,为首次出席联大会议的中国政府代表团送行。中午,专机抵达上海。

   11月9日中午,代表团在上海稍作休息后登上了法航飞机前往巴黎。傍晚时分,飞机抵达缅甸首都仰光机场。10日凌晨到达巴勒斯坦首都卡拉奇。一大早飞机又到了埃及首都开罗。在中国代表团途经这3国首都机场时,都受到了十分周到的外交礼遇。然而,在中国代表团停留雅典机场期间,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情况。在飞机到达雅典机场后,中国代表团要求全体成员不下飞机。然而,飞机停稳舱门一打开,竟然进来了几个欧洲人。一个是希腊外交部的礼宾官,一个是法航驻雅典的代表。这两个人在雅典机场管理人员的引导下,直接走到了乔冠华的座位前。希腊礼宾官通过译员对乔冠华说:“我奉希腊外长之命,到飞机上来请乔冠华团长到雅典机场贵宾室稍作休息,并亲自向中国代表团表示祝贺。”当时因为中国与希腊没有外交关系,这一突如其来的邀请,既令人意外又让人为难。正在这时,代表团里的一位同志说:“法航代表也在!”于是,乔冠华机智地说:“感谢贵国如此盛情安排。富有古老文明的希腊是我多次向往的地方。借此机会,拜会一下贵国外长。很好,走!”说着,乔冠华就站起身来,并叫上王海容和译员也下了飞机。这时,大家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都不约而同地为乔冠华担心。正在大家万分焦急地等待近一个小时之后,忽然,乔冠华等人在希腊外长的陪同下,从机场贵宾室走了出来。顿时,机舱内响起了掌声。乔冠华上了飞机之后,便兴高采烈地对大家说:“我给你们带来了人家送的希腊葡萄干,都来尝尝!”话音刚落,飞机就起飞了。

   11月10日,中国代表团到达巴黎。当天晚上,中国驻法大使黄镇在官邸安排了一顿丰盛的中法混合大餐,乔冠华还在晚餐上喝了几杯陈年茅台。晚餐后,黄镇趁兴建议说:“准备请乔部长等人乘面包车外出看看巴黎夜景。”乔冠华连忙点头答应并说:“人人都说巴黎风光好,夜里的巴黎更好看。”接着,黄镇补充说:“今晚我们在车上看夜景,蜻蜓点水式地浏览一下,速战速决,争取早些回来休息。”随即,在黄镇的陪同下乔冠华等人坐上面包车,开始观看巴黎的夜景。在返回官邸的路上,黄镇对乔冠华说:“如果你有兴趣,我们顺路去看看巴黎的‘红灯区’。”乔冠华一听立刻说:“好极了!这可是一件新鲜事儿,机会难得,不可不看,不能不看。”接着,黄镇又介绍说:“‘红灯区’是受法国法律保护的。你们主管法国事务的每个同志,都应该对法国有个全面的、深入的观察与了解。今天咱们把面包车开进‘红灯区’,但我们不下车,就在车上走马看花看一下‘红灯区’的表面现象就够了。”黄镇这么一说,车上的人都感到好奇和意外。紧接着,黄镇补充说:“这是巴黎的一个角落,不可不看,也不可再看。顺路的安排,机会难得。”说着,面包车缓慢地穿过了“红灯区”。

   11月11日清晨,黄镇把乔冠华一行送上了飞往纽约的飞机。飞机起飞后不久,突然在机舱里出现了3名美国记者。他们背着笨重的摄像机,架起很亮的聚光灯,声称要采访乔冠华。当他们找到乔冠华后,领头的记者立即自我介绍说:“我是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主持人,想请团长接受我们的采访。”这时另外两位助手已将摄像机对准了乔冠华。乔冠华断定遇上这3名记者不是意外,估计是美方有意安排的,于是乔冠华将计就计,很有礼貌地和这位主持人攀谈了起来,而且对方听得连连点头。

   采访完乔冠华之后,几位记者又扛着摄影机对着每位代表团成员一个个地拍摄了一遍。不过,他们在拍摄年轻人时,只拍个头像。突然,美国记者相互交头接耳之后,随即把摄影机对准了体态丰满的张允义,对着他左拍、右拍、上拍、下拍,大约拍摄了五六分钟。拍摄完后,大家纷纷猜测,美国记者如此重视张允义,可能认为他是中共要人。因为张允义的年纪较大,长相独特,体态较胖,坐在位子上也十分严肃,腰板笔挺,旁若无人,略带傲气,既像卸了军装的将军,又像个职位很高的首长。其实,张允义只是乔冠华的司机。大家议论到此,一阵轰堂大笑。不久,航空小姐告诉大家:“纽约到了!”随即,机舱内一片欢呼。

   入住罗斯福旅馆前后的意外情况

   1971年11月11日中午,中国代表团抵达肯尼迪机场。乔冠华走下舷梯时,联合国总部礼宾司司长锡南·科尔莱立即走上前来对乔冠华说:“我代表联合国秘书长向乔团长一行表示欢迎和良好的祝愿!中国代表团全体成员已安排在纽约中心的罗斯福旅馆居住,如代表团还有什么要求,我将大力协助。”这时,中方先期派到纽约的先遣组长高梁也向乔冠华汇报说:“联合国总部给予了中国先遣组很大的帮助。”乔冠华听后马上说:“十分感谢您为中国代表团所做的一切工作,也想通过您向联合国秘书长表示致谢。并希望您安排中国代表团在机场讲话,以表达我们对纽约人民的良好祝愿。”锡南·科尔莱立即回答说:“没有问题。我们已经做了安排。”随后,乔冠华来到广场麦克风前发表演讲,并特别强调说:“中国代表团是本着友好合作的愿望而来,是为寻求世界和平而来,是愿和美国人民发展友好关系而来。”

   乔冠华演讲结束后,即乘坐一辆黑色林肯牌防弹车前往下榻的旅馆。当中国代表团乘车离开机场大约300多米的路边上,乔冠华的秘书程远行看到一个有200人组成的人群,有的还拉起了一条红色横幅标语。标语上写着:“中共代表滚回去!”“中共无权代表中国。”程远行立即提醒乔冠华说:“快向左看!”乔冠华看后问道:“都是什么人?”程远行回答说:“我看都是中国人。这帮人还挺来劲的。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乔冠华若无其事地说:“这些小把戏,不陌生。”

   大约50分钟后,汽车开到了罗斯福旅馆门前。旅馆的第14层都包了下来,并由纽约市警察局负责安全保卫工作。

   在入住旅馆的第二天,程远行吃完早饭刚刚走出餐厅,突然来了一位华人记者,一边走一边向程远行提问。由于不知道记者的身份,程远行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很简单。记者问:“纽约好吗?”程远行回答说:“好!”记者又问:“你到美国第一个印象是什么?”因为程远行来到纽约还没有出过旅馆大门,于是,程远行用手指着记者说:“你。”记者又问:“你对街上的游行示威有什么看法?”程远行回答说:“无聊!”说完程远行便走进电梯,结束了采访。

   程远行回到第14层后,直接去了乔冠华的房间。这时,乔冠华正在吃早餐。于是,程远行关心地问:“部长还习惯吗?”乔冠华笑着回答说“睡得不错。而且饭是送上来吃的,这倒也不错。免得往下跑了!”这时程远行羡慕地说:“在上面吃早餐好呀。到下面去有时会碰到采访的记者。”乔冠华立即就问:“你碰上了?”这时,程远行半发牢骚地说:“该碰上的,碰不上;不该碰上的,却躲也躲不开。”接着,乔冠华好奇着说:“这好啊!快讲讲看,是什么样的记者?”程远行说:“是位华人记者,普通话讲得很好。我也不知他的后台老板是谁?他就跟着我走,逼着我回答他提出的问题。不回答吧,显得我像个哑巴,不大方。回答吧,也不知他要些什么。其实他问的全是些废话!”随后,程远行又把刚才回答记者的话向乔冠华重复了一遍。乔冠华听完开怀大笑。程远行赶忙问:“我说错了什么吗?”乔冠华说:“不!没错。你的回答简单了点,一两个字的回答,抓不到任何把柄,也做不了任何文章。只不过你太慷慨了,多给了他一个千金。”这么一说,程远行更紧张了。乔冠华忙解释说:“一字值千金,你多说了一个字。你应把‘无聊’两个字说成一个‘笨’字。这样你的三句回答就是:好、你、无聊。实际上连起来就是:你好无聊。如果按我说的你再省一个字就是:‘你好笨!’”说完,两人都笑了起来。

   第三天(11月12日)上午,程远行在第14层电梯前的方厅活动时,顺便朝窗外看了看。忽然,看见旅馆对面的人行道上,聚集了50多个中国人,有的手持小旗,奋力呐喊。还有几个人撑着一个宽大的红色横幅,上面写着什么看不清楚。程远行和邢松鹢正扒着窗户往楼下看时,突然一声巨响,一个像火柴盒大小的金属物从窗外飞了进来,并把窗户的玻璃打得粉碎,险些砸在了程远行的腿上。他正准备弯腰看个究竟时,只听到大厅里的美国警官一边大叫“别碰”一边迅速地跑到了不明金属物的跟前,随后又小心翼翼地蹲在地上仔细观察,并用脚踢了一下。然后,这位警官又十分谨慎地用一张纸把金属物包了起来,顺着方便门就往楼下跑去。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