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拒绝中苏联合舰队:让赫鲁晓夫来北京谈

2016-08-19 08:28:00 人民网 分享
参与

   他之所以提出建立“联合舰队”,是基于这样的考虑:苏联对西方的策略路线的重大变化已经启动,即为缓和国际紧张局势做出的与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改善关系的步骤安排,以争取和平环境,获得社会主义国家经济发展的宝贵时机。然而,西方却在剑拔弩张,绷紧 “冷战”思维。柏林危机爆发之后,西德被重新武装起来,并被吸纳进北约组织,西方集团对苏联的军备竞赛已经进入疯狂阶段。是时,美国不仅拥有先发制人的核优势,而且还在抓紧向宇宙空间进军,准备大打一场太空战,苏美间的裁军谈判没有任何进展,而巨大的军费开支已经让苏联气喘吁吁了,美军的军事基地在欧洲和亚洲一步步紧逼,收缩压迫着苏联的生存空间。

   向东方看,战败的日本并没有真正认输,美国已经将日本变成了自己太平洋中不沉的航空母舰,还对苏联的远东西伯利亚虎视眈眈,使苏联如芒刺在背。赫鲁晓夫感到,要形成对西方帝国主义的军事威慑,光靠苏联显然是不够的,他对中国寄予厚望。

   毛泽东紧急召见尤金

   可是,毛泽东与赫鲁晓夫的想法完全不同,毛泽东想的是中国近现代的屈辱史,外国军队在中国的土地上驰骋是这种屈辱的最集中表现。

   第二天一早,毛泽东紧急召见尤金,除了前一天晚上参会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全部在场外,还增加了元帅林彪。

   尤金来后,先连声说对不起。显然,他已经和莫斯科汇报沟通过了,他连声说,昨天没有把事情讲清楚,赫鲁晓夫同志的目的是为了对付美国的第七舰队。

   谁知,这样说更触到了毛泽东的痛处,美国的第七舰队经常在台湾海峡附近旁若无人地游弋。赫鲁晓夫这么一说,毛泽东的感觉就更不好了,问尤金:“你们的真实想法究竟是什么?”

   毛泽东没有等尤金回答,又说:“中国决定撤销关于请苏联为中国建造新型舰艇提供技术援助的要求,打起仗来,苏联军队可以过来,中国的军队也可以到苏联去,我们是同盟国。”

   其实,毛泽东讲的是反话。

   尤金只能听,没法说什么。毛泽东继续说,“昨天的问题我想了一下,我们海军向你们提出过要帮助建造潜艇的事,你们却说什么苏联已经有了,我们只要开口向你们要就行了,这事太不慎重了。这个可以不算数,潜艇我们还是自己来建造,你们提供技术援助,核潜艇是一门尖端科学技术,有秘密,也有个安全的问题,确实,这个是不能发生问题。苏联革命已经成功了40年,苏联的经济建设成就非凡,有经验,我们才成功8年,在许多问题上都没有什么经验,需要学习,需要得到帮助……今天你帮助我,我明天也会帮助你的。可是,你们凡事都要提一个合营的问题,所有制问题是革命的核心问题么。”

   毛泽东想想,又说:“我们和你们还是不一样的,我们不是一党制,还有民主党派,我们国家还有资本家,但国家是共产党领导的。你们就不相信中国人,只相信你们斯拉夫俄国人,俄国人是上等人,是白种人,中国人是下等人,黄种人,毛手毛脚,干什么都不行,所以必须靠与俄国人合营才行,一切都要合营,我们的海陆空军队,我们的工农业生产,我们的一万多公里的海岸线,我们全交给你们,我们搞游击队,你们就搞了一点原子弹,就要控制我们?就要租借权,这究竟是为什么?”

   毛泽东越说声音越大:“中苏交往以来,波折也是有的,但都无伤大局,但我昨天被这个事气得一晚没睡觉,到现在也没吃饭。为什么?你怎么敢向我提出这样的事情来,这个建议是对我们民族自尊心和我们主权的侮辱,中国是独立的国家,不是苏联的附属,也不是苏维埃的十几个加盟共和国之一,那是高岗想的事。”

   这时,国防部部长彭德怀插话说:“我们中央讨论了这个问题,既然苏联认为有必要建设联合舰队,我们同意,费用全部由我们负担,共同使用,但所有权归我们,否则政治上不好。”

   毛泽东弹弹烟灰,说:“你去告诉赫鲁晓夫,他可以来北京找我谈么!”

   尤金吃惊非小,手中茶杯一晃,水差点泼出来,他没想到让毛泽东会如此动怒。

   毛泽东猛劲吸了口烟,越说越愤怒:“搞什么联合舰队,我看你们一直不相信中国人,斯大林很不相信,把我们看作是第二个铁托,是个落后的民族。你们说欧洲人看不起俄国人,我看有的俄国人是看不起中国人的。你们那个米高扬,当年来西柏坡时架子就很大,我们中央五大书记请他吃饭喝山西汾酒,他戳戳盘中的鱼问是不是活鱼,不是活鱼就不吃,做客人有这样对主人说话的?有这样喝主人的敬酒的?他在中共八大上的祝词我不满意,所以我故意缺席,表示抗议,我们许多代表也不满意。”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