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拒绝中苏联合舰队:让赫鲁晓夫来北京谈

2016-08-19 08:28:00 人民网 分享
参与

   毛泽东越讲越来气,大声说,“你们派来的军事学院顾问在讲战例时告诉教员只能讲苏联的,不讲中国的,也不讲朝鲜战争。只有苏联的10大打击是成功战例?我们中国自己就没有成功战例?为什么不能讲?我们打了22年的仗,在朝鲜又打了3年,美国纠合了联合国部队来势汹汹,要把金日成的北朝鲜赶出朝鲜半岛,结果怎么样?中国人民志愿军用步枪和冲锋枪把举着核武器威胁大棒的美国人打趴下去了,难道我们的不是成功战例?这不是咄咄怪事了?”

   毛泽东背着手踱着步,继续独自演讲,说:“苏联来华的顾问,可以有一个任期嘛,你们的顾问现在是说来就来,要走就走,人换来换去,走马灯一样,事先也不打个招呼,也不通知我们,更不用说征求我们的意见了,就像派大使,你尤金走了,派个谁来,不与我们商量能行么?这种做法是不对的。你们派到我们公安部门的顾问,如果我们不通报情况,他不就变成睁眼瞎了?能办成什么事?能顾什么问?”

   这时的尤金只有瞠目结舌的份了。

   毛泽东顿了一顿,缓和了一下语气说:“苏联专家有个别人有缺点,但大部分是好的,我们对苏联专家在华工作是总体上满意和感谢的。”

   毛泽东挥挥手,继续说,“这些话,是我们与苏联搞核潜艇‘合作社’引起的,现在我们不搞核潜艇了,请求你们撤回,要不然,我们的整个海岸线都交给你们了,你们退出了一个旅顺军港,却扩大成我们全部的海域,这样是不对的。看来,我们与你们还是不要混在一起为好,你们搞你们的,我们搞我们的,我们总要有自己的舰队。当二把手不好办啊!”

   尤金推推眼镜框架,眨眨眼,不知该说什么好。

   毛泽东继续说:“我们支持苏联,但我们对错误的东西不支持,你们的和平过渡我们不支持,但我们没有公开说这事,在报纸上我们不提这事。我们对中苏两党的团结是重视的,对一些问题是谨慎的,有问题,我们可以内部交流么,可以协商个办法来么。我在去莫斯科前与你谈过,邓小平在莫斯科谈了五条,都是这个意思。对有损我们主权的事我们不支持,坚决不会同意。你们帮助我们建设海军么,你们可以做顾问,为什么要提出所有权各半的问题?这是一个政治问题。”

   尤金想了想,一字一句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一样,慎重地说:“对于中共的各项政策,我们苏共中央的态度是,中国问题怎么解决,由中共同志自己拿主意,这是中国自己的事情,因为你们最了解实际情况。同时,我们从不议论你们的政策是否正确,因为你们是伟大的党,议论你们是轻率的,是傲慢的。”

   毛泽东说:“你们有些人,把苏中两党关系看成了父子党、猫鼠党的关系。”

   毛泽东继续抨击说:“长波电台和联合舰队这两个问题都是涉及中国主权的政治问题,我这些话你们听着不舒服,感觉不好听,你们可以说我是民族主义,可以惊呼怎么又出现了第二个铁托,如果你们这样说,我们就可以说,你们就是要控制我们么,你们把俄国的民族主义扩大到了中国的漫长海岸线,这实际上是要租借权。向我们,在我们的领土上提出所有权各半,这不是政治问题么?要讲政治条件,在我毛泽东这里,半个指头也不行的。”

   毛泽东又弹弹烟灰,说:“尤金大使同志,对于我们中国来说,保卫国家的军事力量必须在我们自己手中,核潜艇,你们苏联有,我们也要有,你们不给我们,就是一万年,我们自己也要搞出来!”

   尤金认真听着,不置评论。毛泽东又说:“你可以告诉赫鲁晓夫同志,如果讲条件,就不要来了,我们双方都不必谈。如果他同意,他就来,他不同意,就不要来,没有什么好谈的,有半个指头的条件都不成!”

   尤金吃惊地瞪大了眼,紧张得满脸通红,忐忑不安。毛泽东看在眼里,缓和一下语气,说:“我们的关系,就好像教授与学生的关系,教授可能有缺点,学生是不是要提意见,要提,这不是说要把教授赶走,教授还是教授嘛!”

   尤金回大使馆后,发了一个长长的电报,将毛泽东如何大发雷霆如实上报,他还将从毛泽东那里听到对苏联、苏联党的说法和盘托出。

   赫鲁晓夫怪尤金无能,认为这个斯大林推荐的作为一个大使的尤金,看来不能在重要关头完成苏共的嘱托。

   于是,赫鲁晓夫决定亲自飞往北京,去说服毛泽东。他把他的这次(1954年参加新中国国庆是第一次,这是第二次)北京之行定为秘密之旅,悄悄地飞去,不准备让外界知道。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