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苏两国矛盾肇始:是否悬挂斯大林像?

2016-08-23 08:25:00 人民网 分享
参与

   在援建这些工程项目的过程中,苏联派遣了许多专家来中国帮助工作。同时,苏联接受了大量的中国留学生和实习生去学习。当然,中苏经济合作是互利的,为了向苏联购买建设物资并偿还苏联贷款的本息,中国除了用黄金和硬通货支付外,还向苏联出口了它所十分需要的许多矿产品和农产品。

   1954年9月,赫鲁晓夫率代表团访问中国,中苏经过会谈发表了联合声明。会谈商定,苏联从中苏共同使用的旅顺口海军基地撤退,基地设备无偿交给中国(朝鲜战争爆发后,应中国政府之请,苏联推迟了从旅顺撤军的时间);将1950年和1951年中苏联合创办的四个股份公司中的苏联股份移交中国,股份价值由中国以贷款方式数年内偿还;联合修建兰州—乌鲁木齐—阿拉木图铁路并组织联运等;双方签订了科学技术合作协定和苏联给予中国5.2亿卢布长期贷款的协定;赫鲁晓夫还慷慨地向中国赠送了为组建拥有两万公顷播种面积的国营谷物农场所必需的全套机器设备。

   应当说,赫鲁晓夫此次中国之行带来了较丰厚的礼物。特别是两国关于科学技术合作的协定规定:双方将互相供应技术资料,交换有关情报并派遣专家,以进行技术援助和介绍两国在科学技术方面的成就;双方互相提供技术资料,不付代价,仅支付用于复印各种资料的副本所需的实际费用。协定从文字上看,双方是对等的,但由于当时中国的科学技术远比苏联落后,除某些传统技术外,真正能向苏联提供的科技资料不会很多,相反,中国却能得到较多的先进技术资料和科技情报。这时,中苏关系进入了蜜月时期。

   可是,1956年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后,中苏关系便变得复杂曲折起来。

   在苏共二十大前,赫鲁晓夫和苏共中央决定在会上批判斯大林的错误。揭露斯大林的个人崇拜问题,对其错误进行批判,必然会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内部引起震动。同时,揭露斯大林的错误,也一定会引起西方国家的注意。要知道,自从列宁去世后,斯大林就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最高领袖和象征。对于这些,赫鲁晓夫和苏共中央事先并非没有考虑。所以会上虽然有人对斯大林作了公开的批判,但调子并不很高。

   大会快要结束的时候,即1956年2月24日深夜至25日凌晨,赫鲁晓夫突然召集与会代表开会,并作了长达四个小时的秘密报告,题目是《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秘密报告详细地说明了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如何导致了对党的集体领导原则的破坏,如何导致了个人专断独裁,直至产生了完全无视民主与法制的骇人听闻的大规模镇压和恐怖行为”。据秘密报告透露,斯大林通过逼供信的手段,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仅1934年参加联共(布)十七大的1966名代表中,有一半以上的代表被指控为反革命而遭逮捕并被流放或被杀;此次大会选出的139名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中,70%的人遭逮捕并枪决。仅1937年至1938年两年的时间,经斯大林亲自批准捕杀的名单就达383份,人数达4.5万人,这些人几乎都是党、政、军、团等各系统的重要干部。

   赫鲁晓夫曾在报告的最后强调:不要将这个问题传到党外去,尤其不要泄露给报纸。我们之所以在大会的秘密会议上讨论,其理由正在于此。可是,秘密会议结束后,赫鲁晓夫又将这个报告的副本发给了列席苏共二十大的几个大党代表团的负责人。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致命的错误。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