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救与杀戮:1923年日本关东大地震的血色记忆

2016-11-01 08:21:00 中国经营报 分享
参与

大地震之后的东京都满目疮痍,火光遍野。

   黄子莲惴惴不安地挤在江东区大岛町八丁目(地名)的林合吉客栈里。与他一起的,总共有174名浙江老乡,他们都来自浙南地区的温州、处州(今丽水)。黄的老家是永嘉县二十三都坑源村(今瓯海区五凤 乡)。

   这是1923年9月3日,震级高达7.9级的日本关东大地震后的第三天。余震还不时地发生着,大地依然在颤抖。这些余震要到8日才会停止。

   黄是昨天(9月2日)才从他打工所在的五丁目住处搬过来的。突然来袭的大地震,以及震后的海啸和大火,几乎摧毁了整个东京。极度的恐惧令这些衣衫褴褛的温州打工仔们聚集在一起。

   他们来到日本,都是因为家乡太穷了。浙江虽是鱼米之乡,却有“七山一水二分田”之称,农田极少,而这“七山”就集中在浙南的温州、处州等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日本经济飞速发展,不少老乡们便漂洋过海来到日本打工,地震前人数已达4000人左右。黄在去年的闰五月来到日本,加入到打工仔的行列,每天只赚取2~3日元的血汗钱。

   晚上9点多钟(日本时间),林合吉客栈的宁静被蜂拥而至的日本人打碎了。数百名日本“青年自警团”(相当于联防队或民兵组织)团员、警察和军人,冲进了这家小小的客栈,要求中国人立即起身,送他们回国。

   黄子莲们被赶出了客栈,日本人引领着他们在店外的空地上集合。

   突然,日本人高喊:“地震!卧倒!”

   174名中国人乖乖地卧倒在颤抖的大地上。日本人蜂拥而上,斧劈、刀砍、剑刺、钩扎,中国人的惨嚎声响彻天际,与大地的隆隆声呼应着。

   黄子莲昏死了过去,他的头部及右耳后被打开了一个大洞。同伴们垂死前挣扎扭动,一些人爬到了他的身上。在这些尸首的遮盖下,他成了174人中唯一的幸存者。

   昏迷的黄子莲并不知道,此时,大洋彼岸的祖国,在中央政府的号召下,正在全民总动员,为日本抗震救灾捐粮捐款捐衣,这将成为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对外援助。

   关东地震

   灾难是突然降临的。

   9月1日中午11:58(日本时间),正是家家户户午餐之时,大地突然剧烈地上下垂直抖动起来。5分钟内,强度为7.9级的三次强震持续爆发,以相模湾的伊豆大岛为中心,死神迅速笼罩了东京都、神奈川县、千叶县以及静冈县。

   几乎在地震的瞬间,50%~80%的房屋立即坍塌。海岸边,有的地方瞬间下沉90~180米,如入无底深渊。岸边行驶的火车,连人带车都消逝在茫茫的大海中。另一些地方迅速隆起,最高竟达229米,地面的一切都如同被大炮轰上了半空。被撕裂的大地,裂缝居然宽达4~5米,吞噬周边的一切。地震引发的海啸,浪高达到10米,浩浩荡荡,横扫一切。

   这就是人类灾难史上著名的“关东大地震”,因其摧毁了日本最为精华的关东平原而得名。“铜山东崩,洛钟西应,”几天之后,中国甘肃固原、美国加州、南美地区、印度孟买、中国京兆(河北)高碑店等地先后地震。(《东方杂志》1923年8月25日)

   比地震、海啸更为可怕的,是随后燃起的熊熊大火。此时正是午饭时间,地震打翻了家家户户的炉灶,加上东京、横滨两个城市依然以老旧的木制房屋为主,狂风助威,火焰迅速吞噬了关东大平原上的各个城市。

   一位名叫徐凤石的中国人,此时正在横滨港外的一艘船上,他事后回忆说:“……码头塌落,栈房倾倒,汽车马车均落水中……俄而砂石蔽日,狂风大作,巨声发于岸上,如天崩地坼,霎时间,沿岸一带同时火起,其延烧之速,有足令人惊心动魄者。每隔数分钟,必闻轰然一声,则某处大厦倾矣。”

   东京、横滨已经建成的一些高楼大厦,此时却成为天然的烟囱,将它们之间的空地变成了巨大的火葬场。东京陆军被服厂的空地上聚集了4万多人群,结果大火将其中绝大多数人活活烧死在此。据事后中国慰问团的林 透露,该处空地上整理出的死难者遗骸,2000人一堆,共有19堆之多,即38000人。大火也消耗了防空洞及避难所里的氧气,躲藏其中的人们因缺氧而被闷死。

   日后,官方公布的死亡及失踪人数为14.28万人(死亡105385人),在人类历史上伤亡最重的灾难中,排名第九,而其中90%都死于震后的火灾。12.8万幢建筑物全毁,12.6万幢建筑物半毁,44.7万幢建筑物被焚。东京、横滨成为人间地狱。

   日本驻上海总领事向中国媒体表示:“敝国东京、横滨等处各重要区域,突然发生地震,同时火山爆发,飓风海啸,相继而至,灾情重大,为亘古以来所罕有,除建筑物及财产等损失之数,一时尚难调查确实计算外,生命之丧失,约计几及二十余万口,目前疮痍满目,流离失所,尚不知凡几。”

   面对着空前大地震,日本政府猝不及防。

   此时,日本经济正处在低迷时期。虽然在一战所带来的巨大战争红利刺激下,日本的大企业、大财团迅速坐大,但垄断现象与贫富悬殊现象加剧,社会不安定因素日益活跃。在大正天皇掌权的短短15年之间(1912~1926年),日本内阁更迭达10次之多,几乎一年一换。

   地震爆发时,日本正处在新旧内阁的交接空当之中。候任首相山本权兵卫还未确定内阁成员名单,前任首相加藤友三郎仍在担任看守内阁首相。危机爆发次日(9月2日),加藤友三郎立即宣布全国进入戒严状态,成立临时震灾救护事务局,拨款950万日元赈灾。午后,山本权兵卫匆忙确定了内阁成员部分名单,晚上7点在赤坂宫的天井里宣布就职,完成了政权交接。此时,内阁还是残缺的,外交、教育、司法三部部长均未任命。

   尽管仓促上阵,但日本政府表现了极高的效率。灾区的通信几乎完全中断,政府就动用飞机、无线电、军用鸽、海军军舰传递各种命令。从各地紧急调运粮食、帐篷等进入灾区,并开放了皇宫部分地区作为避难所,所有难民均由政府免费运送。

   灾后第2天,灾区大多数可用的蓄水池被清理干净,水车开始穿梭供水;

   第4天恢复了部分地区的供电;

   第7天恢复了电车运营;

   第8天恢复了主要桥梁;

   第9天已将街道上的尸首清理干净;

   第10天已经恢复了主要的市场……

   为了安定人心,仅在东京地区,日本政府就部署了多达6个师团的戒严部队。政府同时出版《震灾汇报》,向民众通报灾情。政府发布了著名的三大紧急令,即《流言浮说取缔令》,严禁传播流言,实际上也取缔了言论自由;《支付延期令》,延长债务支付期限等,稳定金融秩序;《暴利取缔令》,严禁哄抬物价。

   就在日本大力自救的同时,以中国和美国为首,国际救援也纷纷到来。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