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日军神风特攻队队员:不是自愿去送死

2016-11-03 08:39:00 解放军报 分享
参与

日本零式战斗机

   据英《卫报》3月1日报道,日本前“神风特攻队”队员、现年81岁的滨园重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当年执行自杀式飞行任务,说为天皇而死是被人误导。他在最后的遗言中写道:“妈妈,这将是最后的遗言。你只剩下数秒钟了。那种认为我们笑对死亡的说法是一个神话。”

   “神风特攻队”没能创造奇迹,滨园重善侥幸死里逃生

   1944年,日军在太平洋战场连遭惨败。为阻滞美军的海上进攻,日本军国主义组建了战争史上臭名昭著的“神风特攻队”,企图用飞行员的血肉之躯驾驶战机撞沉美军战舰,来挽回其已然注定的惨败结局。

   自1944年10月起,日本海军先后组建8个“神风特攻队”,共有“神风特攻”飞机9000余架。“神风特攻”飞机多由轻型轰炸机或战斗机改装,设备简陋,但装有大量炸药。1944年10月,“神风特攻队”在菲律宾莱特湾海战中首次出击击沉击伤多艘美军舰只后,日军更加疯狂地使用“神风特攻”飞机攻击美国舰队。然而,让日军失望的是,“神风特攻队”并没有创造奇迹。在莱特湾海战和冲绳战役中,“神风特攻”飞机共出击2550次,只击沉美国作战舰只43艘。

   虽然,“神风特攻队”的自杀式袭击效果不理想,日本国内也对“神风特攻队”队员的价值产生怀疑,但到战争后期,日军为作最后的挣扎,仍旧让“神风特攻队”出击,因此,滨园重善仍被迫执行任务。

   滨园重善是在日本于1941年12月轰炸珍珠港后志愿成为一名海军飞行员的。1944年晚些时候,当滨园重善驾驶零式战斗机执行自杀式袭击时,战斗机在飞行时出现了发动机故障,被迫返回基地进行维修。尽管对他持同情态度的机械师故意拖延修理工作,使他驾机执行自杀式任务的日期一再被推迟,但他仍难逃一劫。

   对于当时的战场情景,滨园重善回忆说:“当时我们在想我们的死期到了。这是军队下达的命令,我们不能违抗。美军战斗机从上面的云层突然出现。我看到它们时已太迟了。35分钟的近距空中格斗使我们中队只剩下我这一架飞机,我的飞机也遭到重创,我的脸和手都被烧伤。在空中格斗快结束时,我看到美军飞机向我飞过来。我确信我将在数秒钟内被打死。但是他们在飞近时,却转弯飞走了。我到现在也搞不清楚这些美国人为什么这样做。”滨园重善驾驶他遭到重创的飞机勉强回到日本本土。他说:“我全身都被烧伤。我的牙只剩下5颗。”

   千方百计美化“神风特攻队”,为军国主义制造迷魂药

   长期以来,日本一些右翼势力打着纠正“自虐历史观”的旗号,对日本在二战中的侵略行为进行“重新解释”,将日本空军“神风特攻队”美化成为天皇效忠的英雄,上演了一场场别有用心的篡改历史的闹剧。

   据日本媒体《日刊体育》、《产经体育》等报道,目前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正在拍摄一部反映二战时期日本“神风特攻队”的影片。影片名为《我正是为你去死》,拟在今年晚些时候上映。

   《我正是为你去死》通过在鹿儿岛县知览町经营食堂的中年妇女鸟滨登米的视角,描写“神风特攻队”队员的“真实精神面貌”,为他们创作“安魂曲”。鸟滨登米在日本人称“特攻队之母”。二战时期,鸟浜曾经在“神风特攻队”所在地———日本鹿儿岛县知览町经营饭馆,据说还照顾过年轻的“神风特攻队”队员。这些年轻队员都在20岁左右。他们远离家人,被灌输日本武士道精神,要求“为天皇和国家而献身”。

   影片主要展现“神风特攻队”队员像樱花一样,“在短暂的生命中绽放出最艳丽灿烂的青春”,完全避开战争的是非问题,片面赞美所谓的“神风特攻队”队员的“献身精神”和“青春形象”。同时,影片还展现鸟滨“博大的母性胸怀”来宽慰“神风特攻队”队员们的恐惧。

   此外,日本右翼分子在“新教科书”中,更是特意介绍了一个“神风特攻队”队员的遗书,并在思考题中用心险恶地要求学生“阅读遗书和当时回忆录,思考战争中人们的心情”。该遗书写道:“舍弃一切,身赴国家安危,魂魄归国,化作护国之鬼。”

   目前,日本这股歪曲历史的思潮不仅仅体现在美化“神风特攻队”上,还体现在参拜靖国神社等领域。对此,日本一些有识之士忧心忡忡地表示,这样的社会思潮对日本的将来绝无好处。

   说他们想为天皇而死是歪曲事实,他们是被宪兵推上飞机去的

   对于日本右翼分子歪曲历史事实,作为“神风特攻队”的幸存者,滨园重善不得不站出来,还原历史真相。他否认了有关年轻的飞行员“为了表示对天皇的忠诚而非常高兴地驾机撞入敌舰船”的说法。他说:“我们说了那些我们应当说的有关天皇的话,但我们心里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觉。我认为说他们想为天皇而死是歪曲事实。”

   在60多年前的太平洋战争中,作为日军零式战机飞行员的滨园重善随着战局的发展,先后在菲律宾、所罗门群岛和冲绳经历了长达3年的激烈空战。谈到昔日的战争情景,滨园重善表示,成为“神风特攻队”队员根本不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也不像当年日本军国主义以及战后右翼分子宣传的那样,是什么英雄。

   滨园重善说:“认为‘神风特攻队’队员很酷的说法是错误的,成为自杀中队的一员并不是一件美好的事,也无关个人荣耀。我曾为我们的使命感到骄傲,但这是个错误。”当年坠机后留在自己手臂里的金属片还时时让步入暮年的滨园重善感觉到了60多年前的苦痛。

   每当回想起当时的情形,他就愤怒地说:“有人说我们是自愿飞行,这完全是谎言。军部领导认为把这解释为飞行员的自愿行为要比说成是强迫行为好得多。”

   对于右翼势力经常美化日本空军“神风特攻队”是在为天皇效忠,《朝日新闻》主编渡部恒雄愤怒地说:“他们说这些日军敢死队员勇敢并乐意去死,并在死前高喊‘天皇万岁’,这完全是个谎言。他们其实是待宰的羔羊,每个人都在犹豫不决,其中有些人站都站不起来。他们是被宪兵们推到飞机上去的。”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