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导致腐败: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教训

2016-11-04 08:21:00 人民网 分享
参与

   1989年2月底,伴随着东欧巨变的汹涌浪潮,罗马尼亚军队和民众推翻齐奥赛斯库的腐朽统治,纷纷拿起武器,走上街头,为自己和国家的未来战斗

   1989年12月25日,西方传统的圣诞节,罗马尼亚南部登博维察县兵营厕所前一块空地上,狼狈不堪的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高呼:“自由和独立的罗马尼亚万岁!”随后,他的夫人埃列娜唱起了《国际歌》,“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这不是庆祝佳节的欢呼,而是临刑前最后的“呐喊”。在行刑队指挥官尚未赶到的情况下,持枪士兵开枪了,齐奥塞斯库倒地,后脑勺撞在了厕所的墙上,死后仍睁着双眼。埃列娜则头部中弹,脑浆外溢,鲜血不住地往外流……

   昔日无限风光的国家元首,何以死于非命?千因万果,归根结底,都是腐败惹的祸。

  从农民子弟到腐败元首

   1918年,齐奥塞斯库出生在罗马尼亚一个农民家庭,在兄弟姐妹10人中,他排行第三,长大后当过学徒、鞋匠和铁路工人。15岁时,齐奥塞斯库加入了当时还处于地下的罗马尼亚共产党,21岁成为罗马尼亚共青团书记,积极投身反对法西斯的斗争,曾多次被捕,被关押在有“罗马尼亚巴士底”之称的多夫塔纳监狱达五年之久。

   在多年的革命洗礼中,齐奥塞斯库先后当选为罗共中央候补委员、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1965年3月,罗马尼亚最高领导人乔治乌•德治病逝,47岁的齐奥塞斯库当选为罗共中央第一书记,当年,罗马尼亚通过新宪法,改国名为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

   刚上台时,齐奥塞斯库工作颇为谨慎。1968年苏联出兵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以齐奥塞斯库为首的罗马尼亚共产党政府坚决反对,同时加强了军事准备,并在全国成立了大规模的民兵组织——“爱国卫队”。齐奥塞斯库坚持独立、反对外来干涉的立场受到全国的拥护,在国际上也得到了赞许和支持。

   从20世纪70年代起,齐奥塞斯库开始居功自傲,越来越专横跋扈。1971年,后来成为罗马尼亚总统的伊利埃斯库在国家发展等“意识形态”问题上,提出了与齐奥塞斯库相反的意见,结果被贬到地方当出版社社长。1974年,在齐奥塞斯库导演下,罗马尼亚实行总统制,齐奥塞斯库作为总统,由此拥有了直接颁布法律、任免政府成员的大权。

   此后一直到下台被杀,齐奥塞斯库一人兼任了罗马尼亚共产党中央总书记、共和国总统、国防委员会主席、武装部队最高统帅、爱国卫队总司令、经济和社会发展最高委员会主席等党政军最高职务,成了主宰一切的绝对权威。由此罗马尼亚事无巨细,一切均由他一人说了算,甚至一平方米种多少株玉米也要他来拍板。

   齐奥塞斯库本人曾历经苦难,小时候经常打着赤脚,在村里念小学时买不起课本,只能借用别人的书,放学后还要去地主家打小工,勉强念完小学后,就离家当了童工,独自谋生。因此,当他1965年上台执政时,比较注意深入群众,体察民情,全国的城市农村,几乎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但就是这样一个穷苦出身的人,自从有了不受约束和监督的绝对权力之后,竟过起了帝王般的奢侈生活,迈向了骄奢腐败的不归路。

   为了个人享受,齐奥塞斯库在文物保护单位──原罗马尼亚国王的夏宫旁修建了自己的别墅,夏宫因此停止对外开放。他的住处不仅周围戒备森严,外出时乘车经过的路段也都实行戒严,禁止其他车辆通行。

   齐奥塞斯库还在全国各县都至少有一个别墅、招待所或狩猎木屋。在众多的“行宫”中,利用率最高的要数位于黑海海滨的海王星休养站和首都布加勒斯特北郊的斯纳科夫别墅。每年夏季,齐奥塞斯库都在海王星休养站办公并接待外宾,为此这里也有了“夏季首都”之称。许多外国政要如阿拉法特等,都曾在此受到齐奥塞斯库接见。

   此外,喜欢打猎的齐奥塞斯库经常把冬季狩猎作为接待来访外国首脑的一个项目,山区一些狩猎木屋因此成为接待贵宾的重要场所,也是总书记光顾得比较多的“行宫”。

   其家属不仅在首都拥有数幢宅邸和别墅,在全国各地还拥有多幢别墅,家族成员每年花数十万美元从国外购买进口首饰、化妆品、食品和各种用品,甚至连他们养狗的食物和疫苗都是进口的。

   齐奥塞斯库的子女过生日时,往往从新加坡泰国订购特种兰花,用专机空运回来,这些兰花每束价值180美元,费用却从罗马尼亚内务部开设的驻外公司特别基金中支付。齐奥塞斯库的小儿子尼古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和迈阿密狂赌滥饮,一次赌博就输掉了罗马尼亚国内17匹纯种阿拉伯马,经费都是来自罗马尼亚内务部设在纽约的公司。

  社会主义是“一家”

   齐奥塞斯库在以权谋私、任人唯亲、家天下方面,在20世纪的所有国家领导人中,堪称 “集大成者”。

   罗马尼亚解放前,齐奥塞斯库夫人埃列娜本是一名纺织工人,解放后她上了大学,当上化学工程师,原在化学研究所工作。齐奥塞斯库上台后,埃列娜渐次跃升为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在党内掌管干部大权。

   1980年起,她兼任政府第一副总理。至此,埃列娜在政坛上的地位,仅次于齐奥塞斯库,成为党内最高决策机构的成员。罗马尼亚各级官员都习惯地称齐奥塞斯库为“一号”,其办公室为“一号办”,埃列娜为“二号”,她的办公室自然是“二号办”。

   齐奥塞斯库重用的第二个人是他的小儿子尼古。他大学毕业即当了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并且很快成了党的中央委员,后来又升为候补政治局委员。为了让这位接班人得到全面锻炼,1987年,齐奥塞斯库派尼古到地方上任县党委第一书记,齐奥塞斯库公开对外国记者说,如大家拥护,“他可以接班”。尼古的妻子也夫贵妻荣,先后被授以中央委员、共青团中央书记、全国少先队组织主席、全国妇联副主席等职。

   除了关照妻儿外,齐奥塞斯库没有忘记自己的同胞兄弟。他的哥哥马林•齐奥塞斯库为罗马尼亚驻奥地利使馆商务参赞,三个弟弟分别担任罗马尼亚国防部副部长兼军队最高政治委员会书记、国家计委副主席、内务部高级警官学校校长。甚至连他的妹夫,原来是齐奥塞斯库家乡的农民,长期担任该乡农业合作社主任,文化程度并不高,也被提升为中央委员、中央主管农业问题的书记。

   据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统计,齐奥塞斯库家族成员在党政军界担任要职的不下30人。一些其他亲戚,包括埃列娜的兄弟,也先后“升天”,分别担任了罗共中央委员、政府部长等要职。为此,罗共中央开会,就好像是齐奥塞斯库的家庭会议,“社会主义是一家”的笑话不胫而走。二十几年的苦心经营后,齐氏居然在社会主义的罗马尼亚,成功地建成了颇有中世纪色彩的“齐家天下”。

   罗马尼亚群众对这种裙带关系和家族统治十分反感、憎恶。民间有议论说:不仅党政军大权掌握在齐奥塞斯库手里,全国三代人(党员、团员、少先队员)的命运也全掌握在他们一家人手里。

  个人崇拜,登峰造极

   随着地位的巩固,齐奥塞斯库醉心于个人崇拜,越来越喜欢人们对他歌功颂德。齐奥塞斯库到各地视察,群众都“被自愿”倾城出动,以最高礼节来欢迎他的到来。民众通常必须提前几个小时到场,即使风吹雨淋、烈日暴晒也要参加,有时还要当着齐的面高呼“万岁”。这种状况持续了近二十年时间。

   每次举行大会,每一位发言者,不管是总理还是部长,无一例外地先要赞扬齐奥塞斯库夫妇的功绩。罗马尼亚官方还安排保安部队成员坐在会场的头七八排,组成政治“拉拉队”。齐奥塞斯库讲话时,每隔二三分钟这些人都站起来鼓掌、叫好。这时出席大会的其他人也不得不数十次起立、长时间鼓掌,同时欢呼“齐奥塞斯库——罗共”,“ 齐奥塞斯库与人民”等等。

   齐奥塞斯库和夫人过生日以及出访归来,或有重大活动,罗马尼亚各地和各部门都要纷纷致贺电、贺信,衷心拥护齐奥塞斯库的领导,这些“自发”的应景之作,每年还汇集成册公开出版。一切传媒手段也用来宣传齐奥塞斯库夫妇,国内大量出版齐奥塞斯库的讲话文集和言论集,齐奥塞斯库夫妇的大幅照片则天天见诸报端。

   与此同时,在齐奥赛斯库的操控下,罗马尼亚共产党对他的评价也越来越高。罗共“十大”前后,齐奥塞斯库被称为是“贯彻党的马列主义政策的化身”,“杰出的马列主义领袖、热忱的爱国者和国际主义者”。1979年罗共“十二大”,又将齐奥塞斯库捧为“举世尊敬的伟大领袖和政治活动家”,齐奥塞斯库执政的年代也成了罗马尼亚“几千年历史上成就最卓著的时代”,以后又进一步称齐奥塞斯库是“民族英雄中的伟大英雄”,“人道主义精神的共产主义者”,“当代世界的杰出人物和光辉战士”等。

   齐奥塞斯库大搞个人迷信的同时,夫人埃列娜也分得了“党和国家的卓越战士”,“杰出的科学家、政治家”,“光辉的国务活动家”等桂冠。她俨然以“国母”自居,生日也由全国庆祝,人们在各种大会上的发言,在呼完“敬爱的总书记齐奥塞斯库同志”之后,必呼“尊敬的埃列娜同志”。

   1989年8月23日是罗马尼亚人民共和国的国庆节,这一天齐奥塞斯库夫妇照样是在举行国庆集会和盛大群众游行中度过的。23日布加勒斯特组织了有数十万人参加的盛大游行活动,人们举着齐奥塞斯库的巨幅画像,边喊着:“齐奥塞斯库——和平”、“ 齐奥塞斯库和人民”、“ 齐奥塞斯库——罗共产党”等歌功颂德的口号,边缓慢地走过他们所在的主席台前。齐奥塞斯库则像往常一样,高高举起双臂来回挥舞,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在5分钟的时间里,群众经过主席台举起齐奥塞斯库夫妇肖像最多达400幅,最少的也有150幅(其中3/5是齐奥塞斯库的,1/5是埃列娜的,1/5是两人像),在长达3个半小时的群众游行中,群众举的齐奥塞斯库夫妇的肖像共达6000多幅。

  作假成风,大放卫星

   一边是狂热的个人崇拜,另一边则是愈演愈烈的浮夸之风。

   1989年,齐奥塞斯库宣布罗马尼亚全国粮食产量是6000多万吨,据此他自豪地宣布罗马尼亚已达到“人均3吨粮”,实际全国总量却只有1823万吨。每公顷小麦的实际产量为3170公斤,虚报的产量是8160公斤;玉米1913公斤,虚报到16500公斤。一时间,弄虚作假竟成了时尚,如实反映情况会遭到批评和排斥,甚至丢官,而说假话会受到表扬和重用。

   齐奥塞斯库每到一工厂参观,事先都要作充分的准备,全厂提前三天停工,打扫卫生,装点门面,张贴标语,还要挂出反映生产成绩如何“蒸蒸日上”的报表。首都布加勒斯特“八月二十三日”工厂是齐奥塞斯库常去的地方。齐奥塞斯库指示该厂要实现发展生产的“高速度”,每年生产1万台电机。实际情况是,当时所有东欧国家加在一起,一年才能生产1万台这种电机。

   齐奥塞斯库在一些工厂还要参观职工的食堂。从电视上看,所参观的食堂饭菜花样比饭店还丰盛。事实上由于市场副食供应极差,多数工厂的食堂已关了门。1987年前苏联领导人葛罗米柯在访问罗马尼亚时,曾参观布加勒斯特一家国营食品店,看到商品丰富,购物者装满了塑料袋。但苏联人一走,这些购物者立即把自己手中的塑料袋交给站在一旁的罗内务部军官。原来,排队的人都是内务部指定的人,商店里丰盛的蔬菜和食品也是在苏联客人来之前临时摆上去的。

   在罗马尼亚本国经济困难、市场供应十分紧张、群众生活水平下降的情况下,齐奥塞斯库却大言不惭,谎话连篇。1989年在为庆祝罗马尼亚还清全部外债的群众大会上,齐奥塞斯库讲话说:“罗马尼亚在确保了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情况下,还清了外债”,还说到2000年罗将成为一个“在各个方面都十分发达的国家”。听了这些,罗马尼亚人更多的是无可奈何、哭笑不得。

   20世纪80年代初,罗马尼亚颁布了《实行粮食配给制的法令》,规定城市居民每人每年的粮食定量折合150公斤小麦和30公斤玉米,农村每人每天只有300克面包。为了拿出更多的农副产品出口,借以还清“大跃进”式经济发展欠下的100多亿美元外债,鲜肉在市场上几乎绝迹,奶制品、鸡蛋也不易买到,还要排长队。其他受群众欢迎的工业消费品如冰箱、彩电、小汽车等也大多出口,在国内市场上要么根本买不到,要么得登记排队,有时候等好几年也未必能轮到。

   罗马尼亚冬季严寒,民用煤气、暖气和电力供应不足也给百姓生活带来更大的麻烦和问题。老人、孩子受冻,生病。医院的病房、产房、手术室因得不到适当温度而无法进行正常的医疗手术,燃料的短缺也使公共交通受到影响。在人民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时候,齐奥塞斯库却悠哉游哉地生活在他的“皇宫”中:豪华的私人游泳池、网球场、健身中心,足以让无数他国的总统羡慕不已。

   十二月风暴

   1989年12月,由于不满齐奥塞斯库的统治,罗马尼亚西部边境重镇蒂米什瓦拉发生了骚乱。

   17日,在齐奥塞斯库的指令下,罗马尼亚军警在市内开了枪,抓了一些闹事者,平息了骚乱。次日,齐奥塞斯库照常飞往伊朗进行为期3天的国事访问,并向伊朗总统拉夫桑贾尼宣称:“我们的形势是稳定的。”

   但齐奥塞斯库从伊朗访问归来时,发现蒂米什瓦拉的动乱非但没有解决,反而一发不可收拾,有逐步向全国蔓延之势。齐奥塞斯库决定21日在首都举行群众大会,希望民众支持他在蒂米什瓦拉的镇压行动。

   21日中午12点,齐奥塞斯库在中央广场召开了十万人的群众集会。齐奥塞斯库和夫人埃列娜出现在中央大厦的阳台上,他不时提高声调,挥舞手臂,把讲话“推向高潮”。突然,广场某个角落喊出了一声:“打倒齐奥塞斯库!”声音像闪电划过天空,出现了令人窒息的寂静,齐奥塞斯库刚举起的右手在空中停住了。电视转播中断,留下了齐奥塞斯库举起右手的定格画面。

   一会儿,“打倒杀人犯”的口号声和嘈杂声已经汇成了一片,再也无法阻止。头戴钢盔的武装警察包围了四周的街道,军官向人群喊话,命令他们散去。国防部长米列亚亲临指挥,他下令“不准向人群开枪”,但是市长亲自跑到前线来传达“最高统帅”的命令:“可以开枪,朝天开枪,先警告,如果不成,向腿部开枪!”米列亚在重重压力下自杀,震动朝野。

   随即,国防部第一副部长斯登古雷斯库上将没有执行齐奥塞斯库的旨意,下令军队撤回军营。有些群众开始打破中央大厦一层楼的窗户,把齐奥塞斯库的著作和画像扔了出来。

   齐奥塞斯库夫妇看大事不好,下令调来直升机,从大厦的顶部平台逃走,但他们最终落入军方之手。两天后,当欧洲的千万个家庭正围坐在五彩缤纷的圣诞树旁欢度节日时,齐奥塞斯库夫妇在一座简陋的军营,被“特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并迅速处决,罪名为屠杀六万人民、海外存款超过10亿美元(这两项指控后来查证系子虚乌有)、破坏政权罪、破坏公共财产罪、损坏国民经济罪等。

   这位统治罗马尼亚25年的绝对权力者,同时也是一位彻头彻尾的腐败者,最终难逃覆亡的下场。同时倒下的,还有罗马尼亚共产党的执政地位。

  齐奥塞斯库政治笑话两则

   1 一次,在一家肉铺前许多人排长队等候买肉。一大清早人们就来排队了,十分辛苦,能否买到还是未知数。一个人骂骂咧咧地说:“市场供应这么糟,全是齐奥塞斯库搞的。现在我去把他干掉!”说完便走了。过了一会儿,此人返回,继续排队。其他人就问他是否把齐干掉了,他一言不发。大家就骂他是胆小鬼,放空炮。此人实在忍受不了了,大声说:“那里的队伍排得比这儿还长!”

   2 在布加勒斯特,许多申请出国的人正在排队领取护照。其中一人回头看到他身后的人不是别人,而是齐奥塞斯库。齐奥塞斯库看到他吃惊的样子便说:“既然大家都要出国,那么我也走。”此人立即对齐奥塞斯库说:“如果你走的话,我们还有什么必要出国呢!

责编:王敏